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一卷 与猫缘 6

历史架空

纯属虚构

土下座,我失踪了很久 

——————————

6     断魂草

       风国南部边境的桃花江一带,盛产一种毒草,这种毒草像葛类一样蔓生,紫色的花,形状像扁豆。坊间传闻误食此草者即亡,死后化作水鬼,不得轮回,须再有毒亡者,才能投生。

       桃花江下游处有一座桃花村,村里有一个姓蔡的商贾在村子离县城五六里的中转处开了一家客栈,此处旅客络绎不绝,客栈因此生意兴隆,常常客满为患,为了照顾生意,蔡商还在与客栈隔了一条街的自家后院收拾了几间柴房供底下的车夫休息。

       一天旁晚,来了三个自称岚山道士的男子,他们驻足客栈门前,想在这家客栈留宿,客栈小二却告之他们客房已满。三人思来想去,烦请小二唤掌柜的出来商讨留宿之事。蔡商见这三名男子各个气度非凡,拱手做揖道,“老夫见您三位气度非凡,想来非等闲之辈。”

        领头的青年向蔡商回了个揖,答道:“掌柜的多礼了,我乃岚山弟子樱井翔,我和我的师弟赶了一天的路甚是疲惫,想在您这儿稍作休息,不知您可否能帮个忙不?”

       蔡商若有所思,“老夫自家后院还有一处空房,若你们不嫌弃,可随老夫来。”

     “不嫌弃,不嫌弃,掌柜儿能帮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蔡商领着三位青年穿过街道,走进自家后院,还没走到那处空房,那名自称樱井的青年突然站立不动,蔡商回头,却见那名青年脸色阴沉,眉头紧锁,“掌柜儿的,您这儿后院怨气太重,此地不宜久留啊。”

        蔡商惊叹,“神了,看来你们真是道士啊。”蔡商沉思了一会儿,接着说:“实不相瞒,今早儿我小儿子的媳妇误食了一株长得像扁豆的草,不料毒发身亡,现在就躺在那处空房里,棺材今天我让犬子到县里买去了,估摸着明早才到。”

     “你这老头儿竟然让我们住灵房,太欺负人了!”其中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愤愤不平地说道。

       蔡商听后则眯起眼,赔笑道,“我想着摆灵床的房子很安静,你们可以很好的休息。”

       听了蔡商这句话,那名高高瘦瘦的男子顿时火冒三丈,他还想再说什么,就被自称樱井的男子拦住,“掌柜的,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搅。告辞”樱井向蔡商做了个揖,领着两位师弟转身就走了。

       出了那掌柜儿的家,相叶看着头顶的月亮不安地问,“翔师兄,这天色已晚,我们该到哪儿落脚啊。”

       二宫撇了相叶一眼,戏笑道,“雅师兄不会是想住回去吧?”

     “别逗儿了?万一睡到半夜诈尸了可怎么办?”

       站在一旁的樱井突然插话道,“雅师弟所言并非无理,那里怨气很重。媳妇横死,家里生意照做,不设灵堂就罢了,还不派人守夜,我们要真住了那儿......”说到这儿,樱井摇摇头,“凶多吉少。”        

        咕噜咕噜......相叶垂头丧气地捂着肚子,唉声叹气,“肚子好饿呀。”

        “相叶氏。”相叶闻言回头看了看身边的二宫,二宫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低头看看自己藏在袖子里的白馍馍,好言劝道:“你先吃吧,我不饿。”

       饿了一天的相叶顿时热泪盈眶,他毫不顾忌的接过二宫手里香甜迷人的白馍馍,刚放在嘴边还没来得及啃上一口,一声尖锐的嗓音差点划破了他的耳膜。

        “师兄,雅师兄他抢我的白膜!”

        樱井回头一看,果不其然,相叶的手里正握着一个白膜,他正打算指责相叶,岂料相叶抢先一步将那白膜一口塞进嘴里,可怜兮兮地瞪着湿漉漉的圆眼睛向他讨水喝,“咳咳......师兄,我噎到了。” 

         “雅师弟,你......唉......”樱井无奈地笑了笑,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只好从包袱里拿出水壶递给相叶。相叶接过樱井的水,顺势冲二宫扬了扬下巴,露出得意的表情,二宫则不予以理会。

       三人漫无目的在街道上行走着,一边走一边打探着可以歇脚留宿的地方,但一路上来自老乡的婉拒使他们不得不继续前行,走着走着他们走到了郊外,夜色昏暗,晚风习习,不远处飘来一阵阵的清脆的敲打声。

        “有敲打木鱼的声音,这附近应该有寺庙。”樱井说完,正打算寻着声源走去一探究竟,就听见背后幽幽传来二宫的质疑声,“这不对劲儿啊。”

        樱井转过身来,看着二宫说,“此话怎讲。”

       “这一路上我都没见着有人佩戴念珠,或有人传颂佛理......”

       二宫话还没说完,就被相叶抢了白,“这有什么,这说明当地老乡不兴这个呗,再说了我们来这儿都多晚了,这一路上你才见了几个人?”

       二宫咂舌,顺便白了相叶一眼,“我的意思是,这里不应该有寺庙,你以为寺庙有这么好建的,当地人不兴这个,哪来的钱来建啊?再说刚才那家客栈,客栈老板如果信这个,他不应该遵循佛理处理他家儿媳妇的身后事?那掌柜儿在这穷乡僻壤算是个的富贾吧,他都不信,谁还有钱去支持建一座寺庙啊。”

        “那是因为......因为......”,相叶在二宫一连串的嘴炮里败下阵来,正当他支支吾吾,搜索枯肠之际,站在他身边樱井开口道,“不管是不是寺庙,我们先过去看看,今晚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

       “是!”相叶情绪激昂地举起手,二宫还没来得及反映,相叶在举手的同时已经抓起他的一只胳膊一并高高举起了。二宫垂着脑袋无奈地想,“这家伙......”

        三人寻着敲打木鱼的声音走去,敲打木鱼的声音是从一座门前长着一棵榕树的旧民宅里传出来了。此时风已停,正是月朗星稀,那旧宅大门紧阖,门顶上有个牌匾,牌匾上清晰印着三个大字“兰若轩”。

       樱井走上台阶前去敲门,二宫则站在那棵榕树前自说自话,“奇怪,这兰若在梵语里指的就是寺庙这个意思,一个民宅叫什么兰若轩?”

       “就你懂最多。”

        “哈?”二宫想着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方才那话不会是出自相叶氏之口吧?“你刚才说什么?”

       “就你懂最多。”相叶一脸认真地重复了方才的话。

       二宫和也万万没想到相叶氏这家伙竟然会揶揄他,他当机反讽道,“相叶氏你没文化就算了,还嫉妒比你博学的人。”

       “放心吧,能出什么事,出事儿了我来保护你。”相叶说着冲二宫骄傲地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不知相叶哪里借来的自信,二宫嗤之以鼻,“我还没沦落到让你来保护我吧?”

        这时,民宅的大门缓缓地打开,门后站着一位弓着背、瘦瘦干干的老婆婆,他在和樱井简单对谈了几句后,樱井唤来相叶和二宫,一同在老者的带领下进入民宅。老者招呼他们三人在大厅坐下,这个大厅除了几张草垫外,简直是家徒四壁,老者从后厨端来三杯茶水,热情地招呼他们喝下。由于方才与二宫斗嘴,此时早已口干舌燥的相叶迫不及待就将一杯茶水倒入口入,可刚到嘴里还没下咽,他便一口把嘴里的茶水全吐了个干净,“这是什么嘛,好苦啊!”

       “雅师弟不可无礼!”樱井见状立刻指责相叶,那老者却毫不介怀,而是收起相叶手机的空杯转身回到后厨。
        相叶见老者走后,压低桑音对樱井说:“师兄,那水又苦又涩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我劝你们还是别喝了。”
        樱井却不这么想,他认为一个孤寡老人能拿出这些招待他们,已经是尽了待客之礼,他们理应尊重人家,可他当看着手里那又臭又苦、来历不明的茶水,自己也同样无法下咽。就在这时那老者又重新端来和刚才同样一杯的茶水,并且十分殷勤地劝相叶喝下。相叶打从心底是抗拒的,他一边张牙舞爪地婉拒老者递过来的茶水,一边给坐在他对面“幸灾乐祸”的二宫打马虎眼。哪料二宫却不搭理他,而是将自己杯中的茶水悄悄往地上一洒,这下,相叶可没傻眼,他灵机一动指着二宫对那位老者说:“老婆婆,您看那家伙不小心把您辛辛苦苦给沏的茶给洒了,您先把这杯茶递给他吧。”
         奇怪的事,这老者丝毫不在意相叶的话,她更加殷勤的劝相叶喝下这杯茶,她的殷勤显得十分的急切。这一举动令樱井和二宫都感觉到不对劲,然后此时,却有不速之客来临,一阵阵突如其来急促的拍门声凝固了老者劝茶的举动。
       “快开开门,救救我!”门外传来了一民男子慌张的呼救声。
         樱井放下手中的茶杯,心想终于可以不必喝那茶了,起身准备前去开门时,突然,老者沙哑的声音牵住了他的脚步,“不要开门。”

       “为什么?”樱井下意识地去问老者。

         哒哒哒,门外继续传来急躁的拍门声和男子焦急的呼救声,“开门啊,救救我!”

        樱井看了看剧烈震动的门,看了看站在阴影里的告诫他不要开门的老妪。

        樱井把门栓一松,一名身穿麻衣的男子冲了进来,紧追其后的是一个披头散发,四肢干瘪发黑,面色蜡黄的女子,不,那不是人!

        樱井来不及多余的思考,他抽出镂金剑,拦在男子与那物之间,紧接着转身抬腿踹开那物,但那物不知是否吸食了人气,樱井给她的那一脚,她竟纹丝未动,且力大无穷,她一把抓住樱井的脚,将樱井甩了出去,二宫及时扑上前去,用身子挡在了樱井的后面,二人皆在这冲击力下的重重地撞在墙上随后纷纷摔倒在地上。那物很快地向相叶冲了过来,相叶来不及闪躲,被她一把掐住脖子定在墙上。

       “雅纪屏气!”樱井趴在地上大喊一声。

        雅纪闻言及时屏住呼吸,就在那物张开大嘴要捂上相叶的鼻子时,樱井飞扑过去,使劲全身力气用身子撞开了趴在相叶身上的那物。就在那物从地上趴起来时,一支缠着黄色符咒的箭贯穿了她的头颅,那物瞬间倒在地上痛苦不已,发出凄厉的哀鸣,樱井回头一看,射箭的正是方才为他作肉垫挡了一下的二宫和也。那物倒在地上不停地摸爬滚打,惨叫连连。樱井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岂料,那物突然跃起,向趁乱逃出房屋——方才求救的那名男子扑去,樱井立即抄起他的镂金刃,将那物刺穿在宅前的那株榕树上,那物就这么环抱着那个榕树将所有的精力消耗殆尽。樱井将剑从那物的身体里拔出,那物已经浑身僵硬,一动不动地,好像与那个榕树融为了一体。

      “她应该是那掌柜家故去的儿媳妇吧?”二宫搀着相叶站在樱井的身后说着。樱井将那名吓得魂飞魄散的男子扶了起来,仔细询问之后才知道缘由。原来在樱井三人走后,又来了三名马夫前来找掌柜的要求留宿,掌柜的将他们安排在那间他儿媳安息的房间,哪知,儿媳半夜起身吸光了那名男子其他两名同伴的精气,男子害怕逃了出来,那儿媳穷追不舍,他听到有敲木鱼的声音便跑了过来。

      “对了,那个老婆婆呢?”听到这儿,大家才想起来方才一直劝他们喝茶的老者,如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伙儿不禁心底发怵,方才死里逃生的相叶开口问道,“翔师兄,那老者不会也是......”

      “她是人。”樱井淡淡地答道,此时的他看着缠抱着榕树的那物,心情十分的复杂。

      “那她到哪里去了?”

         这会儿是二宫回答他,“应该是趁乱逃跑了,她或许早就知道了些什么吧,不然她不会阻止樱井师兄开门的。”

         说到这儿,相叶想起方才一直令他困扰的事,“对了,我一直就觉得蹊跷,那老婆婆为什么一直让我和那碗又脏又臭的茶啊?”

       “看上你了呗。”

         相叶原本凝重的心情被二宫这么一搅和,更是哭笑不得,“你这家伙这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啊!”说着,相叶一手拍在了二宫的脑袋上。

         原本搀扶着相叶的二宫突然从相叶咯吱窝下撤出,相叶一个没站稳踉跄了两步,“二宫和也!你这家伙!”

        二宫望着樱井沉思的背影,心想,可能樱井也和他一样在为同一件奇怪的事而费解吧?嘛,不过这世间本来有很多事无非是庸人自扰。

        次日,曙光朦胧,三人整装出发,这次他们要前往的目的是桃花村。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