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一卷 与猫缘 7

历史架空  纯属虚构

不定期更新 依然会更新

我已经在occ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

7     江公子

        正午,樱井三人顺江行舟,为他们划桨的是当地一位以捕鱼为业的老乡,老乡见三人闲来无事,一个呼呼大睡,另外两个光盯着那波光粼粼的水面发呆,于是起头和他们闲聊几句,就当解解闷。

      “三位小兄弟是道士吧?为何要到这儿桃花村来啊?”

         当中一个自称樱井的青年答道,“奉家师之命,前去这桃花村,取一件东西。”

       “这样啊,你们上哪儿取去?方便的话我领你们过去。”这划船的老乡是桃花村里一个老实巴交的劳动人民,平时对谁都特别热情,更何况他这船上载着三名外乡人。

       “这太麻烦您了,您告诉我们村东李户怎么走,我们自己过去就好了。”樱井颔首含笑道。

       “李户?是造桃木剑的那个李老头吗?”

         老乡见樱井点头,有些为难地抓了抓脸颊,“这个李老头,最近可不太好啊。”

         樱井见老乡这状态不对劲儿,连刚才还在神游的二宫都回过神来侧耳倾听,他赶紧问道,“李大爷出了什么事儿了?”

       “唉。”老乡叹了口气,接着说:“咱桃花村,这段时间以来年年风调雨顺,说句老实话这多亏了有江公子的保佑。”

       “这江公子乃何许人也?竟有这么大的本事。” 樱井问。

       “我们村前头儿的这条江常年泛滥成灾,自打这江公子来后,他便领着大伙儿开挖渠道,修水库,疏通水道。但后面渐渐地,大伙儿开渠感到有些厌烦劳累,就不大积极了,这治水也便开始懈怠。这江公子就说了,不愿意可以,只要你们每年给我奉上一个美丽的新娘子,我便可以保你们年年风调雨顺。这江公子来历不明的,都是自己家的闺女谁舍得,于是,大伙儿就讨论着把谁家的姑娘奉给江公子,眼瞅着汛期快到,现在抓紧开挖渠道也来不及了。于是大伙儿就把一个从外地逃荒来的孤女,给她好好打扮打扮,在河边上给她搭一座简单的屋子,挂起赤黄色和大红色的绸帐,让她在里面斋戒三天,三天后大伙儿将她放在水面上浮着,漂着漂着她便沉没了。”

        说到这,他停顿了下来看了看樱井和二宫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说道,“但是这真的很灵,自打大伙儿将那孤女献给江公子后,江公子很快便兑现了他的承诺,那次的汛期并没有使江水泛滥。咱桃花村从此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但条件是每年都得给他献上一个美丽的新娘。” 

     “你们这是谋杀!”刚才呼呼大睡的相叶,一听到这个故事立马就清醒了。

      “哟!小兄弟,你睡醒了。”老乡讪讪地笑了笑,“这怎么是谋杀呢?桃花村能有今天的繁荣多亏了江公子,只要每年给江公子娶一房媳妇,就能换村子年年天平地安,大伙儿都能吃好喝好这有什么不好?”

       “如果人家小姑娘不愿意呢?”相叶愤慨地问道。

       “这儿......”老乡顿时语塞,“咱刚才说道的李老头就是这情况,他不愿意将自己的孙女献给江公子。这就不厚道了,咱多亏了江公子的保佑才能安安心心过日子,每年给他一个媳妇也是应该的。”

       “应该?”相叶几乎震惊地脱口而出,老乡的脸上却挂着理所应当的表情。如果没有“七十二封君”迫害,他最小的妹妹应该高到他的胸口了,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他活着,相叶永远都无法释怀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他痛恨这些为了一己之私随便葬送亲人性命的家伙。 直到他们下船,这一路上相叶都没有和那老乡说话。

        船继续前行,忽然一片桃花林映入眼帘,这里花草鲜嫩美丽,粉色的花瓣纷纷的散落在地上,一下船,便有一姿容艳绝的妙龄女子藏匿于树后,笑呵呵地,频频冲他们招手。相叶觉得奇怪便打算前去接近那女子,却被樱井拦下。那女子见相叶还不过来,更加殷勤地向他招手,嘴像抹了蜜一样,一个劲儿的喊着:“哥哥,哥哥,你快来啊,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相叶回头一脸困惑地看着樱井,樱井却道,“她身后是水,无路。” 

        相叶一听突然就感觉到尾巴根窜上一股凉气,内心只觉一阵瘆得慌。他再一看那课桃树,方才的妙龄女子却凭空消失了。

        进入桃花村,一排排整齐的房舍呈现在他们眼前,这里良田成片,田间小路交错相通,樱井三人照着老乡的指引一路来到李户住宅,樱井三人还没来到李户家门,便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的抽抽搭搭地哭泣声。李老头出门亲自接待了他们,一进屋,相叶便看见了一个与自己妹妹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小女孩豆蔻年华,最天真烂漫的年纪此时却哭得像个泪人。相叶看了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他悄悄扯了扯樱井的袖子,“师兄,我们救救那个小姑娘吧。”

        李老头一听这话,噗咚的一声跪在樱井面前,老泪纵横地哭诉道,“道长,求求你,求你救救我孙女吧。”

        樱井赶忙扶起李老头,有些为难地说:“老人家快起来,您别这样。”

        这李老头没听见樱井同意就是不肯起来,“求求您,求求您了,来世我必当做牛做马的报答您。”

         樱井不是不想救,只是要救李户的孙女,唯一的办法就是收了那江公子,但是这必定会招来村民对他们的不解和怨恨,首当其冲的必定是李户一家。这江公子就是拿着糖果的恶魔,它不食人肉,蚀人心。

         最终樱井耐不住李老头的苦苦哀求,“老人家,你先起来,我们定当竭尽全力救您孙女,保您全家的。”

          听到樱井的许诺后,李老头高兴地拉着自己的孙女一同向樱井叩首下跪,这让樱井更是不知所措,他一边拉起泪眼涟涟的小姑娘,一边扶起李老头,这么一拉一扶手忙脚乱地连话也说不清楚,“不谢,不谢,应该的,起来吧、没事儿.....”

       “翔师兄,那我们怎么救啊?”相叶见樱井同意了,兴高采烈地跳出来说道。

         樱井想了想,“和师弟面若冠玉、貌似潘安。不如让和师弟假扮这小姑娘,引那江公子现身,我们再布阵一举将他拿下。”

        “什么?!”这个突如其来的计划给一直掉线二宫杀了个措手不及,他正想反驳,相叶竟跳出说:“师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妖怪的底细,万一那物神通广大的,我怕和师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们都是第一次下山,在这方面都没经验,我看还是师兄你来吧。”

          二宫在一旁惊讶地看着相叶,相叶说道有理有据、头头是道,他不禁窃喜,“干得好!相叶氏。”现在就看樱井是什么态度了。

       “我堂堂一七尺男儿怎么适合扮成新娘子呢?”樱井断然驳回了相叶的提议。

         相叶不依不饶,“和师弟也是男儿身,师兄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你不适合?”

          樱井一听脸色一沉,在一旁观看的二宫更是干着急,他心想,这相叶氏今天怎么了,这么帮他?

          李老头看樱井、相叶僵持不下,内心顿觉惶恐,他颤颤巍巍走到樱井面前不知所措地摊开手掌,“道长,求求你们别争了,他们今晚就要将小女送到江边的屋子里了。” 

          李老头一番话令樱井自惭形秽,他看着站在身边少女含着泪水,无助眼神。他说:“我来吧。”

          李老头顿时笑逐颜开,握住樱井的双手,“谢谢道长,道长的恩德没齿难忘。”

        “不用,不用。”说着,樱井搔了搔耳后,略带羞涩地说:“我可能穿不进她的衣服。”

          李老头一听,笑了笑,“哎,没事,先试一试,再让翠儿改改就行了。”

           站在樱井身边的翠儿拉拉樱井的衣摆,“大哥哥,跟我进里屋吧,我帮你试试衣服。”   

          樱井闻言吓了一跳,“这怎么好,男女授受不亲。”李老头见樱井这儿反应,大笑一声:“哈哈,没事儿,我和你一同进去。”樱井半推半就和他们进了里屋。

         见樱井他们进了里屋,二宫拍了拍相叶的肩膀,“相叶氏,你今儿这么帮我,是有多想看你翔师兄扮新娘啊。”

         被二宫这么一说相叶忽然红起脸来没好气地拍开二宫的手,“瞎说什么啊?感谢我吧,不然今晚就是你与那妖怪共处一室了。”

         二宫瞥了相叶一眼 ,好声好气地说:“是是是,谢谢雅师兄。”

         过了一段时间,一身红色绸缎的樱井掀开帘子从里屋走了出来。樱井原本就相貌俊逸,经过好好地一番打扮,更是光艳逼人,瑰姿艳逸。他披着长发,一部分的头发被整齐别致的盘成一团,上面装饰着几朵红花和珍珠。一张施过胭脂水粉的脸,双眸璀璨如星,面如明月皎洁,两颊红润如玫,一枚红唇更是引人入胜。

         樱井见相叶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看连眼睛都看直了,顿时觉得又羞又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个别这么盯着我看!”

       “师兄你这样很美啊!”相叶发自肺腑地赞美着樱井,自身穿红衣罗裙的樱井掀开帘子的那一刻,他的目光便被樱井曼妙的身姿勾了去,从灵魂深处传来的一阵酥麻感,令他沉沦。

        “美个头!这个特别紧啊!”樱井只觉相叶的目光太过露骨,这样的目光令他感到不舒服,他将脸偏过一边怒气冲冲,语气生硬的说道。

         这晚,明月当空,不必点灯,外面也是亮堂一片。樱井戴着红盖头独自端坐在江边的一座木屋里的一张红色棉绸的大床上,屋内烛火通明,龙涎香在金兽香炉中缭袅,各式各样的嫁娶之物一应俱全,整个屋子被装饰得喜气洋洋。此时,相叶和二宫则躲在屋外草丛里,伺机行动。

          啪,啪,啪,相叶一边打蚊子,一边怨天怨地,“痒死我了,早知道我就去扮新娘。”

        “我看再这么下去,江公子还没到,你先被这蚊子给收拾了。”蹲在一边儿的二宫嘴里说着相叶,自己也不忘拍打几只蚊子。

        “小和你不痒吗?你先帮我挠挠这儿。”相叶一边挠脸,一边指着自己的脖子对二宫说。“好勒。”二宫很爽快地同意了。

          不知坐了多久,樱井只觉的身体酸得很,他微微动了动身体,只听咯吱一声,是窗户被打开的声音,有像是什么小动物跑了进来一样,樱井顶着红盖头,但他隐约看见一个人影正走向他,他一想到会是江公子,便不由得拽紧了衣袖,忽然,他头上的红盖头被人一把掀开了。

        “啊?”眼前的人令樱井大吃一惊。

        “啊?”那人却为樱井的容颜吃了一惊。

           樱井与掀开他红盖头的人四目相对,“怎么是你?”

           那人却一把抓住樱井的手腕,“快和我走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松本润,你......你松开我,你到底要干嘛?”樱井挣脱开松本的手,气冲冲地说:“你不会是江公子吧?”

         “哈?”松本啼笑皆非,“这几年你光长个了吧?我是来救你的,我怎么会是江公子呢。别墨迹了,快和我走吧。”说完,松本不由分说再次抓住樱井的手腕,要拉他走。

          突然,只听哐当一声,门被不可思议的一股劲儿给推开了,紧接着一阵妖风袭来吹灭了所有的蜡烛,屋内瞬间陷入一片黑暗,松本瞬间化作一只白猫蹿进樱井的裙底,樱井赶紧拿起他的红盖头戴在自己的头上。不一会儿,那烛火又全燃了起来,好像有一个人迈着轻飘飘的步子,踱了过来。那个人来到樱井面前,慢慢地掀起他的红帘子,同时掀起了樱井水杏一般的眼睛。樱井抬眼看着他,那个人就是江公子吗?穿着白色的长袍,衣冠楚楚的,细而长的眼睛,正以一种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着自己,樱井下意识的低下头,那江公子却伸出手来轻柔地抬起了他的下巴,对他轻声细语地说:“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娘子。”语闭,他捏紧了樱井的下巴,将他那只冰冷的薄唇贴近樱井。

          樱井正想动手却发现自己浑身僵硬,他被施了定身咒。就在他明显地感觉到江公子的气息正打在了他的脸上时,江公子的身子停了下来。

        “喵”的一声,松本润从樱井的裙底钻了出来,他一来就是一个回旋踢,不巧被江公子敏捷地闪开了。樱井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能动后,他迅速从身后抽出镂金刃,向江公子冲了过来。

        “原来你是男人。”江公子一个转身躲过了樱井的攻击,他从他的长袍力抽出一条又长又粗的鞭子,鞭子上还有一只钩子,他转身鞭向樱井。

          樱井用剑勉强挡开了他的长鞭,那鞭子威力惊人,所及之处,无不破败,樱井侥幸躲开,“怎么,让你失望了吗?”

       “那倒是没有,相反的是你让我坠入了爱河,顺服于我吧,你我交媾,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说完,他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他的上唇,用玩味的眼神舔舐着樱井。

        “我呸,滚一边去儿。”松本腾空而起,一个飞踢,踢向江公子。“本大爷的人你都敢调戏,看本大爷今天非把你撕碎了不可。”松本虽然嘴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没底,那江公子是修炼千年的水兽,身形如蛇,声音如叱,它很少发声,一旦发声便会招来滔天的洪水。松本若非遭了天劫,被老天封印了他五百年的功力,那江公子岂敢招惹他。

        “哟,这不是松本君吗?”经过方才的过招,江公子这才看清松本脸。

        “你认识我?”松本惊异,他万万没想到这物竟识得他的名讳。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五百年前你与大野鲛人企图在荆江堋(ps:水利工程)封印我。没想吧,我还是冲破了封印逃了出来。竟然你又出现,那我五百年前的大仇今日可报了。”说罢,那江公子一甩长鞭,风尘大作,一阵强大的气浪几乎要推到松本樱井二人。樱井、松本在滚滚尘埃中迷失了方向,待尘烟渐散,稍见清明,那江公子已现身在樱井面前,他目光凛冽,深邃的瞳孔里闪着青色的光,掏出一只利爪就向樱井伸来,忽然一道剑光闪过,相叶及时出现,一剑刺向江公子的腰部,可他还没刺进去就被江公子一把甩得飞远,撞在墙上倒了下来。

         “雅纪!”樱井朝相叶喊了一声,旋即展开架势,势与江公子殊死一搏,他灵活运用手中的双刃像江公子发动攻击,那江公子伸手敏捷得很,几招下来都未伤他分厘,眼瞧尘烟散去,一只利箭穿梭而来,划破了江公子原本精致的面颊,这彻底惹恼了江公子,他转头就向二宫吐出长长的舌头,就在他的舌头要缠住二宫的一霎那,松本化成兽形,向江公子扑咬过来,咬住了那江公子的肩膀,眼见那江公子将被撕成两半,一阵浓烟大起,一条人面豺身,背生双翼的大蟒倏地从浓烟而出,它张开大口,仰天长啸,发出如婴儿般哭闹的声音。松本心想不妙,那物只要发声必然招致水患,他告诉樱井想要救全村子人的命,现在就必须灭了它。

         听了松本的话后,樱井冲二宫、相叶大喊一声,“摆阵!”

      “我主攻,你们防御!”说完,松本纵身一跃,扑向那条巨蟒,樱井从身后掏出红线,分别抛向二宫和相叶,他们站成三角,布成阴阳八卦阵,松本将那物引入阵中,经与松本的一番撕咬那物已疲惫不堪,但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樱井三人齐心奋力施法,势在将那物灭于阵中,那物在阵中哀嚎不断,眼看就要现了原型。忽然,有成群结队的桃花村民赶至,使排阵中的三人中的一人分了心,阵破,樱井作主阵,大伤,松本化回人形抱住倒地的樱井。江公子趁乱而逃,却再次被二宫一只缠着黄符的箭射伤,化成一只小蛇。二宫将那小蛇放入一只布袋。

          松本扶着虚弱的樱井,相叶跑到二宫身后,他们面前站着是一群不明所以的村民们。面前的村民里一个衣着得体的,身体微胖的中年男子看满目疮痍的新房对他们说:“你们在干什么?今天可是江公子大喜的日子。”

       “那江公子是妖怪,你们都被他骗了。”樱井耐心地向村民解释着,可那些村民向着了魔一样,非但没能理解他的话,还将他们团团围住,个个情绪激昂地怒斥着他们,“江公子不是妖!你们还我们江公子!”

         看村民们一个个越发的激动,二宫立即掏出三个烟雾弹,烟雾弹一落地,他们乘虚而逃。

         樱井四人在丛林见急速逃跑着,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村民,樱井担忧地问:“我们逃了,那李户一家该怎么办啊?”

        “对啊,还有我们行李。我们的行礼可都放在李户家呢。”相叶补充道。

          松本背着樱井,有些吃力的说,“这你们不用担心,我早就让李户一家收拾好行礼,当然也包括你们的行礼,让他们在前方渡口等着你们了。” 

        “我说,松本润,你一直在跟着我们吧?”樱井略微不满地说。 

        “怎么,你要和我成亲啊?”松本不正经地说着,还掐了一下樱井的大腿。樱井反手重重地拍了松本的脑袋上,“哎呦,别打了,我说你这些年可沉了不少啊!”

           一旁的相叶看着樱井松本二人之间的互动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故意打断松本,问樱井道,“翔师兄你是怎么认识这个猫妖的啊?”

         “小豆芽,我说你的师弟怎么和你一样没礼貌啊,开口闭口就是猫妖,我有名字的。”松本不耐烦地说。

           而樱井却一本正经的对松本说:“猫妖就是猫妖,有没有名字都是猫妖,松本润你给我听着,我迟早会收了你的!”

        “收了我当你的坐骑吗?小豆芽。”松本露出讥讽的笑容,说着冲樱井眨了眨眼睛,樱井被他气得牙都打颤了,“我说,别再叫我小豆芽了!”

         相叶始终没有等到樱井给他答复,他只觉得趴在松本背上的樱井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樱井,这个樱井生动明媚,不是岚山里那个死板教条的二弟子。

          二宫见相叶神情暗淡,想说些什么,却见天空吐白,身边的桃树被渐渐染上了颜色。当他们一行人来到渡口,天已大白,两岸桃树缤纷,一阵风吹来,一片片粉色的花瓣飘飘洒洒,二宫张开手掌,一朵张开的桃花恰恰地落在他的掌心,他看着这多粉白渐变的桃花,一股虚幻的风将一个人的声音吹进了他的耳朵里,“和也,我喜欢你。”

         那日阳光明媚得晃眼,少年的二宫和一个人坐在一棵粗壮桃树枝干上,他们人手一颗巨大的水蜜桃,两个人都吃着津津有味,二宫问那个人,“阿轻,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喜欢你。”

        “为什么?我有什么好,让你喜欢。”少年的二宫自卑着、晃动着眼神,却满怀期待着那人的回答。

        “不知道。”那人笑了笑,“有一天,我回家路过院子一棵桃花盛开的树,那阵风,把树上的各种粉色的花瓣都吹到了我的脸上,那时,我想起了你。”            

           想到着,二宫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那朵桃花,低喃道,“阿轻。”

           船上的李老头,为表谢意,热情地招待他们吃水果,二宫见相叶一脸闷闷不乐,不禁打趣道,“怎么了相叶氏,不开心啊?”

           相叶看着樱井的怀里缩成一团的小白猫,闷闷地说:“小和,你说翔师兄怎么和那只猫妖那么熟啊?”

         “诶?我看着这李大爷家的果子挺甜的,要不你也尝一口。”说着,二宫递给相叶一个苹果,相叶一接过二宫手里的苹果,瞬间想起了二宫上次

和他提到的“分桃之意”。相叶又不是真傻,他拿着二宫给他的苹果“借花献佛”给了樱井,“师兄,这个果子很甜你尝一口吧。”

         “不用了,你吃吧。”果不其然,樱井连相叶递给他的一个完整的果子都不肯吃,又怎么可能接收他尝过一口的果子呢?

         “对了,你们昨天伤得重不重啊?没事儿吧?”樱井关切地对相叶和二宫说道。

            相叶摇摇头,“没事。”

            樱井见二宫没有回答,他接着问二宫,“和师弟呢?”

         “我也没事。”

         “对了,上次,谢谢你为我挡了那一下。”樱井说的就是在“兰若轩”他们大战变尸那次,其实他心里一直记着,只是他苦于没有恰当的时机,然而二宫却没有给他意料之中的回应,于是他只好讪讪地说,“和师弟这么瘦,还为我挡了一下,肯定吃不消吧?”

            二宫依然没有直接回应樱井,他岔开了话题,“师兄,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我们回岚山吧,把你口袋里的那物交给师傅处置。”


4     鲛人泪


评论 ( 11 )
热度 ( 26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