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一卷 与猫缘 8

历史架空

纯属虚构

不定期更新,依然会更新

——————————

8    鲛人泪

        风国素有“名剑之乡”的美誉,相传这桃木剑乃桃花村一绝,樱井此行就是为了那柄桃木剑。但可惜的是近年来战事连连,村中百姓早已荒废了这门手艺,村子里的男丁都奔赴了战场,唯独老李头还在苦苦支撑这门手艺。樱井见老李头安然自若地坐在船头喝着小酒,想着借此机会询问他那桃木剑的事儿,可碍于他现在的这身行头,实在不好意思开口,他只想默默的坐着,和师弟比较机灵,还是打发和师弟去问好了。于是,他给坐在他对面的二宫使了眼色。

      “师兄,你眼睛进沙子了吗?”相叶歪着脑地,一脸担忧地问。 而二宫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是吧!”樱井内心咆哮道,明明是特意给二宫使的眼色,这样家伙是怎么从中拦截的,而且还完全曲解了自己的意思,这家伙是有多关注自己啊!

      “喵喵喵”松本喵闻言也抬起它毛茸茸的脑袋盯着自己眼睛看,就连老李头和翠儿都向他投来关切的目光。樱井内心绝望:“苍天啊,我只想默默地隐藏起来,怎么一个个都用眼神锁定着自己。求求你们别再看着我了,好难受啊,喂喂,二宫和也你怎么也看过了,你读懂了我的眼神了吗?还不快去问李户桃木剑的事,喂喂喂!二宫和也,你接收到了吗?别用那种怪异的目光看我!我也不想穿这身行头,不过,师兄觉得你穿会更好看哦。”

        意识到樱井不停地向自己挤眉弄眼后,二宫悄悄扯了扯相叶的衣袖,“槽糕了,槽糕了。相叶氏你快看,樱井师兄怎么一直瞪着我,眼睛都红了!”

       “是啊,不会是你哪里招惹他了吧。”

        见二宫、相叶突然低头交耳起来,樱井果断放弃二宫会读懂自己眼神的念头,“真是浪费时间啊。”,樱井失望地想着。

      “和师弟,你过来一下。”樱井冲二宫招了招手,二宫惶惶不安地坐了过来,“师兄,有何指教?”

      “你去向李大爷打探一下桃木剑的事。”樱井对着二宫的耳朵低声说道。

      “你自己怎么不去问啊。”二宫虽然心里发着牢骚,但嘴巴上还是老老实实地服从了樱井的指令,“是。”

         二宫在李户身边坐下,李户和颜悦色地冲他举起手里的酒壶,问他要不要尝一口,二宫摆摆手谢过后,开门见山,“李大爷,我师兄让我来跟您打听一下您家桃木剑的事。”

       “桃木剑?”李户瞪大眼睛疑惑地说道。

       “和师弟!”紧接着樱井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到二宫的耳朵里,二宫见樱井脸色阴沉,眼睛里寒光闪闪,于是他立刻换了个说法给李户解释,“李大爷,您老儿造这桃木剑的本事是闻名遐迩,我们这次下山就是为了能见识一下您这儿本事。”二宫的话还有没说完,李户抢着说:“我知道、我知道。”李户叹了口、摆摆手接着说道,“你别看这儿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实则各个阴魂缭绕。”

      “是那些少女的冤魂吗?”二宫说。

         李户沉重地点点头,“这样的桃木能造什么样的桃木剑呢?”

         听到这儿相叶突然插话,“对了,师兄你还记得吧?”他对樱井说:“那日我们一下船就见到一个小姑娘躲在一棵桃树后热情地冲我们打招呼。”

         李户听了相叶这一番话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唉。”接着和相叶解释:“自从江公子来后,这桃花江一带便开始生长一种草,你们一路上见这里芳草萋萋,都是这些草,这些草是不能食的!一旦食了这种草必亡无疑,化作水鬼,只有哄骗下个人也服下这草方能转世。用这草泡的水又苦又涩一般人难以下咽,只有化作美人以色诱之,方能达成。”

       “难不成我们在那座古宅里,那个老婆婆给我们的水就是......”李户的解释令相叶想起的那晚古宅里的老太太,瞬间汗毛倒立,但仔细一想,“不对啊,为什么我遇到的是老妪而不是美人啊?”

      “你的重点搞错了好么?相叶氏。”

      “都是造孽啊。”李户仰天长叹,“不过,为了报答三位的救命之恩,我这儿还带着一柄剑,不过这儿事我们祖上传下来的。”李户从他包袱里拿出那柄有些年代的宝剑,他将宝剑毕恭毕敬地递给樱井。

       “爷爷,这儿可使不得啊。”翠儿阻拦道。

       “翠儿!”李户呵斥翠儿,“道长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只能以剑相报了。”

       “是。”翠儿满腹委屈的答道,眼眶都湿润了,这叫樱井怎么见得了,他只好带着无比纠结的心情,将剑退还给李户,“我看不必了,斩妖除魔,为人民服务本来就是我们职责所在。这剑您还是自己好好留着吧。”

      “道长啊,万万使不得。”李户忽然间大喊道,吓得所在樱井大腿间松本喵猫躯一震,“喵!”

      “使得的,使得的。”樱井扶着李户尴尬地笑了两声,“哈哈,哈哈。”

        忽然一阵黑风袭来,风云大变,原本顺江而行的船突然倒退逆向而行,就像有很多人把船往后推。众人低头一看,伴随着翠儿的一声尖叫,各个大惊失色,船下浮着很多披头散发的女人一个个面目狰狞将行驶的小船逆流推回他们方才离开的桃花村。

      “这是诅咒,这是诅咒,之前有江公子在,他还能震得住这些怨气,现在江公子一完,这些怨气也跟着爆发了。”李户在狂风中艰难呐喊着。

       “大家抓好,别翻下船了。”樱井大声告诫着大伙,心里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恶,船现在颠簸得很,根本腾不出手来还击。”樱井还在思索着对策,一声尖叫顿时使所有人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是李户嘶声力竭的呐喊:“翠儿!”

       剧烈的摇晃使得翠儿不慎落入水中,而且很快就沉没了,樱井想都没想就跟着跳了下去,当然松本喵也被迫跟着跳了下去。相叶也想跟着跳下去,但当相叶看到樱井落水的瞬间被黑色的头发缠绕着,他最终也没跳下去。二宫则紧紧抓住船板谨防自己落水,而耳边尽是李户的哀嚎和相叶的“小和,怎么办?”,正当他焦头烂额之际,他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膈着他的背,原来是一把桃木剑。二宫直接拿起李户的祖传桃木剑挥向那些女人的长发。这桃木剑还是有些威力的,所及之处,头发皆断,可惜这些头发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好像给将整条江染成了黑色。

        二宫索性放弃挥斩这些头发,他把剑交给相叶后艰难地从衣袖里掏出装有江公子的袋子,“是你干的吗?江公子。”二宫继续对着布袋说,“如果是你干的,那我现在把你放了,你保我们平安。”

        船依然在剧烈地晃动,二宫见布袋没有丝毫的反应,气急败坏地摇晃着布袋怒吼道,“喂!混蛋!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烤成串!”

        忽然,船底下冒出一股向上拱的力,把整个船给彻底掀翻了,二宫、相叶纷纷落水。

          

      “哎?这里是哪里啊?我不会和小豆芽殉情了吧?”

        松本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眼前的景象一时间让他有些恍惚。“哎?小豆芽呢?”想到这儿,松本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咦?这里怎么都是镜子啊。”清醒过来的松本发现他的四周全是镜子,气象森澟,但是抬头一看,却是蓝蓝的、水光粼粼的天空,上面竟有被海藻妖娆地纠缠着的珊瑚,还有三五成群的鱼儿自由自在地穿行其中,一只巨大的海龟从松本的头顶上翱翔而过,这里不会是龙宫吧?

         就在松本还在为周围一面面镜子搞得晕头转向之际,一个人影悄然出现在他的身后,松本一转身便看到了他,起初那个人影模糊的很,浑身散发着柔和清幽的光,再往前走几步,那个人的身影逐渐清晰,那个人发束玉冠,身穿前朝的服饰,厚重的白色长袍、长而宽大的衣袖和豆绿色的背襟,再近一看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公子。

       “盈儿。”

        松本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不禁脱口而出,看着眼前这个眼神涣散迷茫却酷似樱井的人,一股悲伤的情绪从松本的心底涌了上来,他捂住口鼻,潸然泪下,(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盈儿。”

       松本一步步走近他,五百年前被尘封记忆,慢慢浮现在眼前。梨花院落,柳絮轻飞,有一美人,婉若清扬。那个人身着青袍,静坐池边,低眉凝视着池中皆若空游,往来翕忽的鲤鱼儿,池面如镜倒映着他的影儿,却模糊了他的表情。那是松本第一次见到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类。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于是他耗尽思量,上天入地,只为与他长相厮守。往日的甜言蜜语逐渐在他耳边苏醒。

     “小润,你会永远与我琴瑟在御、岁月静好吗?”

        松本调皮地将头从那个人的咯吱窝下钻出来,然后心满意足地环抱住他纤细的腰身,冲那个人乖巧地点点头,“嗯嗯。”

      “可我乃凡夫俗子,与你的悠悠岁月相比,我不过是过眼云烟。”那个人低下头来,眼神里是遮不住的哀伤。

      “山无陵,江水为竭。乃敢与君绝。”语落,松本抬起头来,迎接他的是那个人温柔的一笑。         

         松本终于走到了那个人面前,他小心翼翼地抱住他,还是这么瘦,他心想着。

         当初是他先走了,是他不顾一切要离开他,也是他害死了他。

      “大王,臣恳请大王恩准臣解龟(ps:辞职)。”

      “松本润!你扪心自问,寡人哪里怠慢你了!寡人乃天子,后宫从来只有王后一人,寡人的江山根基刚稳,你竟要离寡人而去。”一只宽大是衣袖打翻了案牍上所有的竹简,“你看看这些都是朝中大臣的谏言,他们无一不向寡人奏明你是妖物,但寡人从来都不予理会!”

        是啊,它乃妖物,孑然一身,唯有他的盈儿以身相许喂他食得一缕人间烟火。

      “大王周围的治世能臣比比皆是,众星捧月,已经不再需要我了不是吗?”

      “你!咳咳......咳咳......”整个大堂回响着剧烈的咳嗽声,直到那个人倒下。

        松本把他的头埋在那个人的颈间,泣不成声,“盈儿,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忘了你五百年!”

         

         二宫独自一人徘徊在镜子迷宫中自言自语,“看来不好好想想办法是走不出去的啊?”二宫摸了摸面前的镜子,“可以打碎吗?”说罢,他举起剑往镜子上就一砸,果不其然,镜子碎了,可镜子碎了的后面还有一面镜子,二宫无奈放弃,于是他索性坐了下,“这个迷宫里的镜子都是三角式分布的,通过人影的大小就能判断距离吧,用光或者回声会不会能更快找到出口呢?”突如其来一阵破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在二宫正对面不远处的一面镜子突然塌了下。

      “唷!小和!”相叶热情地冲二宫招招手。

      “啊,没想到刚才的我和那个笨蛋竟然想到一块儿去了。”二宫心想。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翔师兄人呢?”相叶跑到二宫身边,蹲下来问他。

      “不知道啊。”二宫站起来,低头拍拍裤子,很快他好像注意到了什么,“咦?”

      “怎么了?”

         二宫单漆跪地,摸摸了地板上的痕迹,接着抬起头来,沿着痕迹方向看了看,“相叶氏,你快看!这里有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痕迹,看来在我们之前有人来过这里。”

         相叶也蹲下来,“这痕迹好像是车轱辘留下的。”

         二宫拍拍手站了起来,“我们沿着这条轨迹过去看看怎么样,说不定是出口呢?”

      “那里不会有危险吧。”相叶也跟着站了起来,但他不免有些担忧。

      “那你打算什么都不做吗?”  说完,二宫沿着地上的那条痕迹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相叶勉强跟在二宫身后,见二宫这勇往直前的架势,他慌张地问,“那翔师兄怎么办?我们不找他吗?”

       “怎么找?你有头绪吗?” 二宫淡淡地说道,他头也没回,脚下的步子也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

       “诶......”相叶顿时语塞,他看了看二宫渐行渐远的背影,再看看身后空空如也的路,最终还是跟着二宫走了。

         

       “嘻嘻。”

          那个人薄弱的肩膀上下轻颤着。

       “呵呵。”那个人好像在笑?在偷笑!

       “盈儿?”   松本抬起头来面对那个人,那个人果然在掩口偷笑,而且笑得越来越放肆。

       “盈儿,你在笑什么?”松本扶着那个人臂膀一脸困惑的问。

       “哈哈哈,我在笑你啊。连死人和活人都分不清!”一只利爪突然伸出,不偏不倚紧紧地掐住松本的脖子,一张精致面孔被瞬间撕裂,取而代之的一只面目狞恶的罗刹嘴脸。

       “江公子!”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的幻术竟然能唤醒你五百年前的记忆,哈哈哈哈哈,去死吧!”说罢,那物加大紧掐松本脖子的力道,另一只利爪冲松本的胸口刺去。

      “哼哼。”松本歪起一边嘴角轻蔑地笑了笑,他抓住那物的手,借力一跃,不仅躲过了那只冲他伸来的利爪,还用双腿钳住那物的脖子,趁着那物松手之际,松本一鼓作气一举将那物压倒在地,只听那物一声哀嚎,旋即化为兽态,继续与松本撕搏。松本根本没在怕,哪怕他早已损失了五百年的功力,管它是谁,撕碎它轻而易举!

            

        另一边的樱井同样一人在镜子迷宫里徘徊着,他不停地走着,心急火燎地想找到与他失散的师弟和李户一家,当他经过一面镜子时,一道人影忽闪而过,那道人影有点熟悉啊。这个熟悉的感觉令他不得不驻足下来去观察着他周围的每一面镜子。

      “不是吧?”樱井瞪大眼睛、一脸惊愕地看着其中一面镜子,镜子里呈现的人影正是失踪了多年的冈田。樱井紧盯着那面闪过冈田身影的镜子,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奇怪啊,三年前也是,每当他命悬一线之时他突然就出现了,巧合吗?冈田每次都是这么和他解释的。其实是一直在跟着他吧?樱井心里不禁有了这个疑问,他到底在执行什么任务呢?这个任务和自己有关吗?于是他决心要找出冈田问个清楚。

 

         相叶、二宫二人闲来无事一路砸镜子,一路沿着地上的痕迹走着。“小和,你说这儿不会是一座古墓吧?”

      “有可能,不过像你这么砸镜子怎么一点暗器都没射出来啊?”二宫斜睨了相叶一眼,悠悠地说着。

      “这些镜子看着让人心烦啊。”相叶挠挠头,他开始越发焦躁地砸碎周围的镜子,而二宫则在一旁用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嘛、嘛、嘛、相叶氏冷静点。”

      “怎么冷静啊,我都饿了一天了!再走不出去我把这儿的镜子全砸了!”史上相叶第N次大暴走,他揪起二宫的衣领一顿狂啸道。

        二宫则淡定竖起手掌放在嘴边,用绵软无力的声音大声呼救,“翔师兄救命啊,雅师兄要杀人啦!啊、啊啊、啊,要被杀了!要被杀啦!我要被杀了!”

        一听见二宫喊“翔师兄”,相叶立马就收手了,但二宫依然不依不饶,并且越来越起劲儿,“啊~啊~翔师兄救命啊!雅师兄不光砸了人家的镜子还要杀我!”

     “不不不不。”相叶一边连忙摆摆手,一边试图去捂住二宫的嘴巴。

       忽然二宫注意到前方有个拐口,那里没有镜子,他再看看脚下的痕迹就是通向那里,他猛拍打着相叶,“相叶氏你看,那里没有镜子,会不会是出口呢?”

        二宫、相叶赶到那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幕令他们大失所望,这拐口连接着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五颜六色珊瑚海草蚌类随处可见,地板上是细白绵柔的沙子,取代墙壁的是缓缓流动的水帘,房间中一座被珊瑚贝壳包围的石像引起了二宫的注意。石像雕琢着一个袒胸露乳女性鲛人,慈目满盈地注视她怀抱中的婴孩,那座女性鲛人的眼睛里似乎还含着闪闪发光的泪水,那是价值连城的珍珠吧?

      “相叶氏,你看那儿,我怎么感觉那个女人的眼镜会动呢?”二宫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那座石像的眼睛,那双眼在流泪。突然,一幅幅影像硬生生地闯进了二宫的脑海里,那些全部都是他自己的记忆, “你怎么这么没用!”“都是你害的!”“你太令我失望了!”“笨死了!”“别让我见到你,一看见你的脸我就恶心。” 

      “啊!”二宫突然跪地哀嚎着,一声凄厉的嚎叫给一旁的相叶狠狠地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二宫,就像被人硬生生地折断的羽翼一般,无助地伏在地面上苦痛呻吟着。

     “小和!小和!你怎么了?”相叶赶紧跑过来抱起着二宫。

     “去死吧,老太婆!”  二宫忽然抬起头来,双眼通红!他怒视着面前的石像,毅然决然地抽出剑,一刀斩断了那座刻画慈母怜子的石像。

         随着石像的坍塌,石像背后的水帘慢慢停止了流动,隐藏在水帘后的洞口清晰地出现在二宫和相叶的面前,在那个洞口的后面摆放着一座冰棺,冰棺里躺着一位来自霁国灵都的巫女。


5、结冰的爱情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