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二卷 天帝游女 1

不定期更新

——————————

 

1   红雨与箫声    

 

       这里有工艺精绝的青铜鼎,有器宇轩昂的虎座鸟架鼓,还有美妙绝伦的壁画。壁画上一只奇谲瑰丽的九头鸟更象征着铸剑者涅槃重生的意志。熊熊的烈火不断煅烧着一把精美至极却恢诡谲怪的剑。

       自命不凡的少年为一睹剑的瑰丽,踩着阴冷坚硬石阶缓缓走了下来。

       噼里啪啦,火光晃动,似乎是为了迎接新来的客人而妖娆起舞。

     “啊......啊......”这是野兽饥肠辘辘的声音。

     “这就是抗岑的利剑吗?” 少年俯视着浴火而烧的剑,漫不经心的说着。

      “啊......啊......饿.......饿......”剑池中的剑依然纹丝未动,不知是从哪发来野兽的低吼声,此时,火焰熏天、火光缭绕。

      “手持剑者,主宰沉浮。”少年沉吟着。

      “饿......饿......”

      “饿?”

       火焰亢奋地手舞足蹈着,剑在火中若隐若现 。少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被熊熊烈焰吞噬的剑,缓缓张开手掌,他凝视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自言自语,“我要赢,我要赢过他们,我要君临天下!”忽然,少年攥紧了拳头。

     “饿......饿......饿啊!” 火焰似乎在向少年招手,“给我,给我.....饿....”

        少年的明亮的瞳孔倒映着那张扬恣意的火焰,“你能给我天下吗?”

     “.....”

 

1   红雨与箫声      

        风国王都的子时,满月当空,一声声凄厉的猫叫划破了天际,一位披着厚重的黑斗篷、浑身竟是怪异纹身的女人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月牙刀,呆呆地站在遍地的猫尸之中。窗柩上挂着的风铃叮当作响,女人放下手中古老的月牙刀,郑重地跪在一支陈放着猫尸的铜盆前。斗篷中伸出一双刺满了曼珠沙华的手,对着一张泛黄的古卷,虔诚地双手合十。

        回到岚山后,樱井来到了大林殿,岚山掌教真人的办公处。踏上大林殿的白色阶梯,星星点点的粉红落在了樱井的身上,樱井抬头一看,刚巧一阵山风走来,漫天飞舞的花瓣,好似一场红色的雨就这么扬扬洒洒地淋了下来。此时已是人间四月芳菲尽,然而山寺的桃花才开始盛开。一阵临近的脚步声,拉回了樱井的思绪,眼前的人更是令樱井诧异。二宫从大林殿走出,穿越一身的红雨,朝着他迎面走来。

      “二宫师弟你来大林殿做什么?”二宫这样级别的道士是没有资格来大林殿面见掌教真人的,二宫却大摇大摆地从大林殿走出,实在蹊跷。

        二宫先是恭恭敬敬地向樱井拱手作揖,再道,“樱井师兄,师弟是奉辅教真人的意思,前来大林殿打扫的。”

        樱井看着二宫整洁的装束,质疑道,“哦?竟然是打扫,二宫师弟却这般整洁,怕是师弟偷懒了吧?”

         二宫闻言惶恐地抬起头,“师弟不敢。”

      “你来这里究竟何事?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吧。”

        二宫低下头,在樱井看不见的地方,嘴角弯起一抹微笑,恭敬也谦卑地说,“师兄所言极是,可师弟我确实是奉辅教真人的话来为这大林殿清扫来着,把不需要的东西清扫出去。”

      “哦?”樱井挑眉,“这大林殿这么大,师弟清扫的是哪一块儿呢?”

      “大殿内院。”

      “就你一人打扫还真是够呛。”说罢,樱井与二宫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地留下一句话,“我会和辅教真人求证的。”

         樱井来到殿内,一名长发如雪却神采奕奕的男子正伏在案前笔耕不辍。

         樱井恭恭敬敬地向那位男子拱手弯腰作揖,“掌教大人。”

       “嗯。”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案上传来。

      “掌教大人,弟子有一事不解,恳请掌教大人赐教。”

      “何事?”男子的头从方才樱井进来的时候就没有案上抬起过。

         樱井嗫嚅着,“弟子的身世。”

       “谁带你上山,你找谁。”掌教敷衍地说着。

       “啊?”樱井一时语塞,“大人,我师傅紫英真人还在闭关中。”

         男人终于抬起了头,他不耐烦地看着樱井,摆摆手,打发他道,“去问紫英。”之后也不愿再多说,低下头继续工作。

        见掌教这般态度,樱井也不再追问,“掌教大人,弟子还有一事要向您禀告,弟子此次下山,误入鲛人宫,那鲛人宫里有一处石洞,石洞里记载了风霁二国在岚山铸剑的事......”

      “你可有证实过?”樱井话还没说完就遭到了掌教严厉的指责,“一处来路不明的石洞里面未经实证的记载,你就跑来这里向我禀告?”

        掌教真人目光如炬地盯着樱井,樱井惶恐地低下头去,“弟.......弟子,知错了。”

     “樱井翔,你作为岚山众弟子之首,理应肩负着更多的责任,辅助真人管教底下青年的弟子你责无旁贷,任何不利于岚山的流言蜚语,你这边是不是要好好甄别一下呢?”

      “掌教大人教训的是,弟子受教了。弟子定会紧记掌教大人的教诲,专心辅助真人管理岚山大小事宜。”樱井的原本弓着的腰,这会儿弓得更低了。

        掌教叹了口,冲他挥挥手,“下去吧.......”然而这三个字刚落地,樱井的 “掌教大人,弟子还有一事要向您请教。”便及时地脱口而出了。

     “又有何事?”掌教真人烦躁地说着。

     “大人,谎报出身的岚山弟子该作何处分?”樱井抬起头来看着掌教的脸说着。

     “此话怎讲?”

     “天甲班的二宫和也谎报出身。弟子调查过,二宫和也当初上岚山所报的信息全无处可查,这太可疑了。如今岑国大军东进,接连灭了函、烟二国。风岑对抗,时局不稳,出身不详的弟子很可能会是岑国派来奸细。弟子恳请大人彻查此事。”

     “有证据吗?”

     “这......”樱井正想从衣袖里掏出那块绣有玄鸟的布时,他头顶上传来了掌教严厉的呵斥声,“拿到证据再来向我禀告!”

        樱井没有继续把那块布拿了出来,他确实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二宫是岑国人,连调查二宫和也,也是多亏了松本润的帮忙,总不能让松本润这只猫妖出来在掌教真人面前替他作证吧。

      “大人教训的是,弟子告退。”樱井再次恭恭敬敬地给掌教真人行天揖礼,正打算退下时掌教真人喊住了他。

      “等等。”

      “是。”樱井立即停下来,稳稳地立在原地。

      “司韦负伤还俗了,我打算借这次修真考核再挑选一名资质卓越的弟子作为我的座下弟子,樱井翔你近期就呆在岚山准备一下这件事吧。”

      “是。弟子遵命。”樱井再次弯腰行礼,默默地退出了大殿。

         晚风习习,一帘红雨飘下,暗香涌动,一曲箫声萦绕梁间。二宫倚着门框,双手扶箫,对着朦胧的月色一曲诉衷肠。一缕箫声袅袅飘出,宛转悠扬,似潺潺流水,连绵不绝。

      “二宫师弟真是好生兴致,这大半夜的不休息,对月鸣箫啊。”樱井突如其来地来到二宫身后。

        箫声尽 ,二宫回头与樱井寒暄,“师兄也没歇息啊。”

     “二宫师弟,你这箫声哀婉幽冥,听着让人酸楚,怎么?你对着北方吹箫,是思乡了么?”

        二宫垂下眼帘,像叹气一般,“啊。”

        樱井见二宫低垂的睫毛底下不经意流露出的忧伤,他不禁在想二宫难道真的在伤怀着什么吗? 于是他转移话题,“二宫师弟,你的弓箭技术超群,师从何人啊?”

     “家父乃猎户,从小耳濡目染。”

     “你父亲来自北方边境吗?”

     “师兄,您有话但说无妨。” 二宫抬起头来,正视樱井的脸,方才他眼底的柔情一扫而尽。

        樱井心想这小子倒是坦荡,索性就有话直说了,“你箭法精准但十分野蛮粗犷,那不是中原的箭法,中原箭法主张流派和章法,重在修身养性。你那箭法是北方大草原上用于捕杀猎物生存之技、也是西北国家抵御戎狄的战略之技。”

      “师弟乃一介草民,和贵族间的礼射不同,箭法自然粗俗。”

      “那你为何谎报出身,我调查过,你根本不是南风苍桐县人。你的箭法野蛮实用,急功近利那正是岑国的作风。你是岑国人!”

        “哎呀呀。”二宫笑了笑,“师兄你因为我的箭法粗鄙就怀疑我是岑国人,你也太武断了吧?”

          樱井当即掏出那块绣有玄鸟的布,“这你作何解释?”

          二宫歪起一边嘴角,露出一抹狡诈的笑容,“那不是我的东西。”说着二宫突然靠近樱井,嬉皮笑脸,语气暧昧地说:“师兄,你背上的凤凰纹身最近可否折磨得你yu火焚身呢?”

          樱井徒然瞪大双眼,脸色刷地一下白了,“你......”

        “你放心,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毕竟我和你......”说道这儿,二宫冲樱井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樱井震惊得后退了两步,声音颤抖地说,“那天晚上,难道是你!”

        “呵呵。难不成是冈田师兄吗?”二宫轻蔑地笑了笑,他上前几步接着说,“那天晚上,相叶雅纪仓惶逃走之后,是我把昏死的你从水里捞了出来,是我蒙住了你的双眼,是我(xiyun)きゅういん了你丰%&满(葡萄)的嘴唇,是我不停地なめる(tian#shi)着你光@ @=#¥%滑(土豆)的玉体,是我安抚了你的......きょこん”

      “够了!”樱井脸色铁青,顿觉两脚一软,不禁向后踉跄了几步,二宫上前扶他,他一把推开了二宫。

        二宫撞到墙上,他吃痛起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却依旧嬉笑地埋怨道,“师兄,我可是好心好意帮你啊。再说了,大家都是年轻气盛,这种事很正常的哟,我也常常见到有不少师兄弟半夜一同如厕呢。”

       “你闭嘴!”樱井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呐喊道。

        二宫再次走近樱井,他看着樱井因暴怒而失神的双眼,不禁悄然一笑,“师兄,其实你对我是有分桃之意的吧?不如咱俩共结龙阳之好?”   

       “滚!”樱井愤怒地推开二宫,从身后抽出剑直接抵在二宫的脖颈处,“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二宫静静地盯着樱井的眼睛,樱井的眼睛真清澈啊,那里仿佛是跳动的星辰,当他察觉到樱井的眼神有所晃动之后,他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走了。

        樱井看着二宫远去的背影,全身的力气仿佛被那个人带走了一样,他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般,颓然跌坐在地,嘴里喃喃着,“那小子怎么会知道冈田师兄呢?”

        风还在阵阵地吹着,桃花的花瓣要雨一样飘飘洒洒,相叶躲在墙后,暗暗地攥紧了手里的拳头。

        次日,樱井独自一人呆坐在云峰塾,他的案前是此次修真考核的流程,樱井虽然是掌教的玄使(PS秘书),但他同样要参与这次修真考核,他已经是紫英真人的座下弟子了,不必再争掌教的座下弟子之位,但他依然十分在乎排位。既然参加考核就免不了与二宫碰面,一想起昨日二宫的那番话,樱井的内心便仿佛翻江倒海一般,安宁不得。他一定要找出二宫是岑国奸细的铁证,然后禀明掌教,将二宫和也逐出岚山。

       “翔!”

         一位长发飘飘、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疾步走到樱井面前,“你怎么在这儿呆着啊,让我着实好找。”

       “辅教真人。”樱井起身正要行礼却被那男子拦着,“都什么时候就别拘于这些礼节了。”

       “这是出什么事了?看您火急火燎的。”

         那男子挥舞着手里的拂尘,眉飞色舞地说道,“风都惊现猫妖作乱!”

       “猫妖!”樱井惊呼,他心想不会是松本润吧?

       “没错,听闻王都墨奥家的一位夫人一天夜起看到一只猫头人形的妖怪趴在她的床头后,次日便浑身刺痛、吐血不止,不久便血尽身亡了。那位夫人当时已身怀六甲。现在王都各大家族中皆传出有孕妇不知原由突然浑身刺痛、吐血,家中财产不翼而飞。这件事现在已经引起了朝廷的极度关注,现在连太后也突发刺痛,病倒在榻上。”

      “这应该是有巫术者种猫蛊所致。”

      “应该是,朝廷那儿大清早的已经派人来岚山请咱去看看了,我和掌教真人禀告此事,我向他推荐你去看看。”说着,这位辅教真人拍了拍樱井的肩膀,“我看好你哟。”

       而樱井却有些为难地说:“可是,昨个儿掌教真人才委派我负责这次修真考核的事宜,还特意嘱咐我不要下山的。”

       辅教真人一听这话就急了,“这都人命关天了,还考什么试啊,一说考试我就头疼,还得出试题什么的,不管了,我和掌教真人说了,他也同意了,你去王都看看呗,这次机会难得,去见见世面也行啊。对付不了那物,不是还有我么,我可是力荐的你啊,掌教一开始还想派其他人去呢。”

      “掌教真人好像不看好我。”樱井有些失落地说着。

      “别想这些了,你若是能把王都猫蛊之祸给摆平了,他想不看好你都难。”     

        樱井回到住处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来到一片人迹罕至的竹林的深处,紫英真人的闭关的地方。樱井跪在门外,与紫英真人郑重地行礼道别后,便起身下山了。樱井刚走到岚山大门处,相叶便急冲冲赶来,喊住了他,“翔师兄!”

      “雅纪。”樱井回头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相叶,关心地询问道,“怎么了?”

      “翔师兄,我听小和说这次王都的猫蛊之祸厉害的很,你一个人去王都不要紧吧?”相叶一脸担忧地看着樱井。

        樱井会心一笑,他拍了拍相叶的肩膀,“没关系,我只是去调查一下,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雅纪你在岚山要好好修行,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要不要提醒他小心二宫和也呢?樱井思来想去,还是算了,免得弄巧成拙。“还有好好准备这次修真考核,掌教真人要在这次考核中挑选一人成为他的座下弟子,你要好好努力,不可再偷懒了,能成为掌教真人的座下弟子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

        相叶用力的点点头,“嗯嗯,我知道了。”

        樱井向相叶摆摆手,“那我走了。”

      “师兄。”相叶突然从背后一把抱住了樱井,樱井吓得僵在原地,见相叶越抱越紧,樱井有些不知所措,“雅纪,又不是小孩子了。”他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表示安慰般拍了拍相叶的肩膀,“我走了,别担心我。”

        樱井真的走了,相叶依然在原地依依不舍地目送着樱井,直到樱井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再次因任务走在这条铺满了紫色花海的道路上,樱井的身边不再是老成持重的冈田,而是一只穿着紫衣,活蹦乱跳的松本喵。

      “我说你怎么还在啊,上次虽然是你帮我了,但你这么阴魂不散地跟着我确实很烦啊。”

      “谁跟着你了,我正好要去王都看我朋友。你这乡巴佬还没去过王都吧?” 

      “没去过王都的乡巴佬也比你这山精野妖来得强。”樱井鄙夷地说着。

      “我说,上次好歹也我也帮你的忙了,你要怎么感谢我啊?”松本跳到樱井的面,撒娇一般地邀功道。

       “你想怎么样?”   

       “让我亲你一口。”松本自信地抱起胳膊,理所当然地说道。

       “哈?”樱井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抽出剑就给松本的脑袋种了一个包,“别做梦了,傻猫。不过,感谢什么的我自然不会忘。”说着樱井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小巧精致的小瓶子,扔给松本润。

       “这是什么?”松本举起小瓶子,侧首不解地问。

       “这是琼浆玉露,可以去你身上的妖毒,这样你就可以和你喜欢的小花小草呆得更久一些了。”  

        松本受天劫之后,身上带了妖毒,一般的小花小草一碰他便会枯萎,樱井的修行之人,身子底子好,百毒不侵,一时半会儿能耐得了松本身上的妖毒。

        松本将那小瓶子如视珍宝般地捧在手心里,“陪你解决了猫蛊之祸后,我就去找洞庭湖仙子,求她赐我当人。”

        樱井诧异地看着松本,向来玩世不恭的松本,这次竟如此一本正经对他说这一番话。看着这样的松本,樱井不知为何感觉心被融化了一般,“好好的修为浪费可惜了,你我一起得道成仙不是更好么。”

     “修仙好么?”

     “不好么?”

     “我想当人,我想和你在一起。”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