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二卷 天帝游女 2

不定期更新

——————————

2 猫的告白 

      

        深夜,在风国离宫的宫墙深处,一座隐蔽的屋舍内,一个神秘的占卜正在进行着。风国的火师手持龟甲和蓍草根茎对着鼎中的一团焰火亲自占卜着,他向神灵询问风国将来的国势。火灼龟甲的噼啪声后,龟甲裂纹显示是不吉。火师因惶恐而向后踉跄了两步,手中的龟甲落在地面碎成了两片。鼎中的烈火仍在熊熊燃烧着,是凤凰的话,一定会涅槃重生的。

        天边漾起了一抹红霞,青青的田野染上了夕阳的余辉。再走一日即是风国王都了。樱井身穿灰色的长衫,外套红色的背襟,暗红色的纶巾在他的脑后缠着一束生机勃勃的马尾,他独自靠着一棵树小作休息,他望着天边的一朵红云,感叹着,“看来今晚得风餐露宿了。”

     “不还我有么?”松本一派轻松地仰起头冲樱井笑了笑。

       然而回报松本的是樱井嫌弃的眼神,“还不都怨你,一路上东看看、西看看的!”

     “是是是,都怨我。”说着松本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走到樱井面前。

       夕阳的余辉打在了松本的脸上,白净胜雪的肌肤、浓密却清新的眉毛,深邃的眼睛里蕴藏着未知的银河,高跷挺拔的鼻子如山峦起伏、连绵不绝。眼下这片空旷的田野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我说,你靠这么近干嘛?”樱井没好气地说着,抬起手作势要推开松本,可当他的手一碰到松本厚实的胸膛时,就像触电一样地弹开了,松本一把抓住了他弹开的手,吓得樱井瞪大了双眼。松本一边紧紧握着他要抽出的手,一边慢慢靠近他,樱井怔怔地盯着松本含情脉脉的双眼,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他明白松本又要干什么了。松本的一只手轻轻地扶上了他的肩膀,身体慢慢地贴近浑身僵硬的他。他吻了他,此时的樱井内心十分的惶恐,他几乎忘记了呼吸,他惶恐的是自己明明是有能力推开他,可他依然没有这么做。当松本的舌(橘子)头撬开他的贝(香瓜)齿,在他的嘴(鸭梨)里肆意妄为的搅动时,樱井沉沦了。

        樱井长长地睫毛不安地瘙痒着松本的脸颊,松本松开了他原本不安的手,抱住了他,加深了与他舌尖上的缠绵。

        此时站在城墙边上的风王正看着太阳边上的一朵红云忧心忡忡。方才卜尹来报,这红云是君王大祸之凶兆,但是通过举行“禳灾之祭”,用法术将祸转嫁到其他大臣的身上,即可解除。年轻的风王一口拒接了这个谏言,他说将寡人之心病转移至手足仍在吾身,意义何?倘若大祸将至届时该如何是好,年轻的风王想了想自己病榻上的母亲和尚在襁褓中的婴孩,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就是风国的王都啊!好气派啊!”一座高大的城池出现在樱井、松本的面前。而中尉署的左中候早已在城门候着樱井了,而松本则悄然化成一只小奶猫藏在樱井胸前的衣领里。王城城垣绵长、城门雄伟,城墙高耸入云。城内更是热闹非凡、人声鼎沸,这令第一次来到风国王都的樱井为这里的繁华震惊不已。街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货物林立、琳琅满目。樱井所乘的马车不得不靠缓慢行驶,避开一趟趟川流不息的车队。还没从市区的繁荣回过神来,樱井的车马已经进入了城市中央的风王宫殿区。这是樱井从来没有见过的气势如此恢弘的建筑,它高堂遂宇、层台累榭、令人叹为观止。宫殿台基宏伟坚固、木榭高挑纤秀。步入王宫,王宫装饰金碧辉煌、室内光明透亮,因为宫殿的门窗皆是宽大的隔扇。美妙绝伦的壁画、浪漫唯美的屏风、各式各样高大轩昂的漆木虎座飞鸟、虎座凤架鼓、王子午鼎比比皆是。

       在内官的带领下,樱井来到了太后的寝宫。只听里面的人报,“岚山的樱井道长求见。”得到许可后,樱井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那道屏风的后面躺着的女人就不是当今风国的太后吗?可为什么樱井的心底甚至血液里会为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而沸腾着呢?樱井隔着屏风向那个女人跪拜行礼,“草民,参见太后。”

       得到准许后,樱井越过屏风,来到那个女子的床前,女子手捂胸口、脸色苍白、眉头紧锁。樱井见了不禁感同身受,胸口也是一阵闷痛。为什么?难道我见过她吗?樱井为那名女子诊脉后,可以确认她中了猫蛊,可是谁有怎么大的本事和胆量敢对太后下手呢?

      “启禀太后,太后尚无大碍,我这有一方子,太后坚持连服七日即愈。”说完,樱井恭恭敬敬地退出屏风后,在屏风外等候的太医丞连忙赶上前来,对樱井说,“道长,太后这是何故啊?”

     “这是有巫术者种猫蛊所致。”

      “巫术!”太医丞惊诧道。

        樱井笑了笑,“大人莫惊慌,猫蛊不是什么厉害的巫术,我这有一方子,给太后服下,可痊愈。”

      “您请说。”说着太医丞看了一旁的太医令一眼,见太医令颔首,他才拿来笔墨候着。

      “相思子、蓖麻子、巴豆各一枚,朱砂末蜡各四铢,合捣在一起服用即可。待太后将体内污浊之物排出即愈。”樱井见太医丞都记下之后,他接着嘱咐,“城中若也有中猫蛊者皆可以服用,初中蛊者,只需在心下捺大炷灸一百壮即可。”

       樱井离开王宫紧接着跟着左中候来到了中尉署,当务之急便是查出猫蛊之祸的罪魁祸首。樱井与松本探访城中街道,听闻街上百姓均在抱怨近日鼠患猖獗,不仅如此,街上也确实罕见猫类。樱井断定那巫术者应该杀了大量的猫以祭祀猫鬼。奇怪的是,樱井竟没打听出近日有谁突发横财,一般种猫蛊多为谋财,那这巫术者是为何啊?如今街道上的猫越来越少了,那巫术者应该会在城郊潜伏,伺机行动。于是,樱井想出了一个主意儿,他让松本化成原型在城郊出行,引那巫术者现身犯案,然后他在带领中尉署的将士将巫术者一网打尽。他想得是很好,可松本却不大乐意,嫌他的方法笨,城郊那么大怎么晃啊。

     “那你倒是想出一个比这个更好的办法来呀?”樱井白了松本一眼,气鼓鼓地说着。松本懒得和他理论,转身化成原型,不知往哪儿跑去了。

       看着松本喵二话不说忽然离去的背影,樱井的心里可不是一番滋味,他不禁想,“他生气了吗?”

        樱井一人百无聊赖地趴在客栈的阳台上,仰望着天边的斜阳,心里嘀咕着,连月亮都要出来,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他不会出事了吧?咚咚......咚咚,门外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樱井喜出望外地冲到门前,打开门。

      “客官你要用餐吗?”门外站着的是客栈的店小二。樱井大失所望,回绝了店小二后,樱井动身去找松本了。

       不愧是王都啊,即使到了傍晚街道上还是人来人往,走着走着一阵诱人的香味扑面而来。寻着这味道看去,樱井仿佛看见了熟悉的背影,那背影坐在一家面食铺前,樱井走过去,那个背影的主人好像有所感应似的回过头来,嘴里还塞满了食物,含糊不清地说, “哟!翔。”

       樱井脸色阴沉,口气生硬地质问他,“你一天干嘛去了?”

       松本却装作没听见,兴致勃勃地指了指自己碗里的馄饨,“这里的汤饼很好吃,不过你也不吃。”

       只见樱井的脸色越发阴沉,怒目圆睁,“我原本以为你消失这大半天是去调查猫蛊的事,看来你是旅游观光去了!”

     “干嘛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松本把嘴里的馄饨都咽下去后,想去拉樱井的手,却被樱井愤愤地甩开了。松本见状,只好尴尬地收起了自己的手,心平气和地说:“我也有去调查,不信你问他。”说着松本指了指坐在他身边的一名男子,那男子冲樱井招招手,樱井象征性地拱手回礼。“这是我在王都开药馆的朋友,你别看他这样,他为了采药经常往山沟沟里去,也是有一身本事的人呢,是不是旬。”松本拍了拍那名男子的肩膀,自豪地说道。

      “那你调查出什么了吗?”

        松本干笑了两声,心虚地说着, “我这不是请人家吃饭嘛。”

        这把樱井差点给气晕了,他扶着额头,有点儿怒极反笑地说:“合着你给自己找了一导游,结伴观光啊。”

       今晚的月亮是下弦月,城郊区是一片幽暗,树叶沙沙作响,好像在相互低声交谈,黑沉沉的森林里好像每一棵树后都隐伏着来历不明的、令人心惊胆战的东西。据松本好友的情报,种猫蛊的巫术者应该在这片山林里活动,樱井与中尉署的几名将士分头行动,樱井提着灯笼与松本就在这附近查寻,忽然有一股恶臭从不远处飘来,松本下意识的断定这是猫尸腐败的恶臭,二人寻着这股恶臭走去,竟是林中深处的一只破败的小木屋,屋里散发的恶臭着实令人窒息,樱井不禁用袖口捂住鼻子。二人小心翼翼走进那物,屋里的猫尸堆积如山,松本看了是痛心疾首,怎么说也是他的同类啊。屋子的正中间悬挂着一副泛黄了的古卷,古卷里画着一只似猫非猫、似人非人的怪物。古卷的下方摆着一只空铜盆,铜盆前各有一支饭碗和汤匙。奇怪的是樱井与松本寻尽整个房子里都没有找到一只油灯或蜡烛。可他们哪知道,一双红色的眼睛正在屋顶上恶狠狠地盯着他们。

        松本忽然沉着脸对樱井说:“翔,这不是人类干的,我们快走。”说着松本紧紧抓住樱井手腕就往屋外跑,他们一跑出屋子,一阵妖风袭来,漫天飞舞的黑色羽毛洒了下来,樱井的灯笼也被吹灭了。松本立即化身成形态俊逸的兽形,背起樱井飞奔而去。或许他们早已中了那物的圈套,不管松本有日行千里的本事就是逃不出这片森林,逃来逃去他们还是在这座小木屋周围徘徊。

       松本停了下来,“看来这是一只很厉害的妖怪啊!不,应该是从冲破地狱的牢笼,带着满腔的怨气而来的罗刹!”

        樱井抚摸着松本的脖颈安抚着说:“你先保存体力,让我逼她现原型。”樱井掏出一张符咒,他利索里用剑割破自己的手指,在符上画上咒后,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一声凄厉的尖叫声袭来,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怪异纹身,背后生着黑色羽毛的女人,拿着一把月牙刀,向樱井俯冲了过来。樱井用剑挡开了她的攻击,那个女人扑了个空,她凶神恶煞、龇牙咧嘴地回头瞪着樱井。她张开黑色的翅膀,手里握着月牙刀,再次向樱井袭来。月牙刀的刀光与樱井的剑光在月光的照耀下,在这而阴森的丛林里闪闪发光。樱井与那女子一直僵持不下,松本看不下去了,趁那女子不备,尾巴一甩轻而易举地将她拍到地面,樱井从松本的背上跳下来,正当他准备抽出捆仙绳降伏那物时,女子立即扇动起她背后巨大的黑色翅膀,只见一阵黑风袭来,松本一跃而上,挡在樱井的前面,顶着黑风一股劲儿冲上去一口咬住那女子的半个翅膀,女子从羽毛中伸出一只刺满了红色曼珠莎华纹的手,手起刀落,她用那把月牙刀斩断她的翅膀,就像当初这把月牙刀斩断了连接着她与孩子的脐带。

        斩断的翅膀流下的血滴落在地面上像盛开的彼岸花一样鲜红绚烂,恍惚间,樱井和松本竟置身在三途川河岸前的一片鲜艳绚丽的彼岸花海,像火一样红艳的花海仿佛染红了整条三途川。而那个女人早已逃窜得无影无踪。远远看去,花海中好像有一个人影忽隐忽现。那个人青丝如瀑、身穿红衣,若不仔细看,还以为那是一株巨大的彼岸花。松本化回人型,他冲那个红色的身影大喊了一声,“喂!”

       那个红色的身影仿佛听见了松本的呐喊,他缓缓回过头,目光清冷,一步一步地穿越重重花海,走了过来,可还没走几步,他就停下来了,因为他飘不动了。恰恰他停下来的位置,松本正好看清了他的脸,他的脸上挂着欣慰、挂着忧伤。

        松本蓦地瞪大眼睛,双眼怔怔地望着那个人,脱口而出,“盈儿!”。一旁的樱井则一脸错愕地看看与自己相貌神似之人。

      “小润。”一个细软绵长、气若游丝的声音飘进了松本的耳朵里,松本却目光异常严峻地盯着眼前的旧相识,掷地有声地质问道,“你是谁?盈儿早在五百年前就......总之你不是盈儿!”

        见松本如此强烈的反应,樱井的内心不知为何掀起了微妙的波澜。

        那个人怅然若失的垂下眼帘,脸上却依旧露出亲切的笑容,“小润,你忘了吗?你的承诺。山无棱、江水为竭,乃敢与君绝。”

        松本脸色大变,他迅速地转头看向樱井,这一看,松本彻底慌乱了。这个人是谁啊?而不知情的樱井正一脸茫然地看着了他。自松本见樱井的第一眼,冥冥之中樱井已经替代了一直潜伏在松本梦里那个朦胧而美好的背影,松本怎么也不敢相信,难道他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盈儿不是站在他身边的樱井吗?那这段日子里他都在做什么?在悲怆的情绪决堤之前,松本恰好地回过了头,他依旧用警惕的眼神看着那个自称盈儿的人,“五百年了,你为什么还在这儿三途川徘徊游荡。我们该受的天谴我都一并扛了下来,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地过奈何桥就可以转世到好人家了。”

        而那个人只是低下头轻轻地笑了两声,心中百感交集地向松本娓娓道来,“因为我没有喝下孟婆汤。”说着,他浅浅地笑了笑,“我不忍心忘记你,不忍心忘记你正一个人承受着双重的天劫。”

        原本尘埃落定的记忆开始蜂拥而至,泪水像决堤一样溢出眼角,一路滑落。

      “他们说,不喝孟婆汤就不能过奈何桥,必须在这三途川河岸游荡千年才能轮回转世。”他眯起眼睛,神情款款地看向松本,“小润,我在这里等了你五百年,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松本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盈儿,其实是我害了你,我本为妖,与你合欢害你英年早逝。”

        那个人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静静地注视着松本那颗迟迟不肯抬头看他的脑袋,在眼泪还没掉之前,他忽然仰头望天,长长地叹了口气,“小润,你后悔了吗?”

        松本不知如何作答,他心中已然苦涩万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盈儿竟一直等着他,可他却错爱了樱井......,松本不敢看盈儿的脸,但见盈儿拂袖而去时,他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想跟上去时,樱井及时地喊住了他,“松本润!你别去!”

        松本神情木然地回过头看着他,问:“为什么阻止我?”

      “那里是地狱!你走过去会死的!”樱井劝介松本,松本却他别有意味地盯着他的脸,戏谑一般地把嘴角一歪,扯出一抹嘲讽后一意孤行地往前走去了。松本的冷漠令樱井的内心黯然一沉,一头雾水的他急忙冲上前去摊开手臂拦住松本,却被松本毫不留情地推开了。

        樱井愕然,他冲着松本的背影大喊着,“松本润,你别去那儿,快回来吧。”可松本就是无动于衷,情急之下的樱井突然跪了下来,他撕声力竭地喊着,“算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你回来吧。”

        听见樱井的撕喊,松本终于停下了脚步,他干涩地说:“你愿意为了我放弃修仙吗?”

        松本的话令樱井沉默了。他接着说,“如果你愿意,我就回来。”

        跪在地上的樱井仰视着松本的背影良久,那一刻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男子该多好啊。

        等不来樱井答复的松本此刻已然心知肚明,他苦笑着摇摇头道,“你不是盈儿。”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无论樱井怎么喊他,他就是不回。樱井低头看着眼前的彼岸花,索性一咬牙一跺脚,冲过去把松本拉回来,就在他正打算冲过去时,他被冈田准一及时地拉了回来。樱井还想去找松本,却被冈田牢牢地给困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松本和那片突如其来的彼岸花花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樱井颓然跌坐在地,一个巴掌突然甩在了樱井的脸上,他回神一看果然是冈田。冈田怒气冲冲地指责他,“师弟你好糊涂啊,居然对一只妖怪动了凡心!”

      “我没有!”樱井强忍着眼泪不屈地说着。

      “你还敢狡辩,若不是我拦着,你真要去那三途川!”冈田厉声呵斥道。

        此时的樱井早已六神无主,他满脑子都是松本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逼我啊?樱井越想越委屈,委屈得落下了眼泪。

3 夜行游女

评论 ( 9 )
热度 ( 21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