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 年轮 》 (仙侠) 第二卷 天帝游女 3

不定期更新

——————————

3 夜行游女    

       一个宁静安详的夜晚,岚山脚下兴犁村的一户人家晚饭后,辛勤的丈夫在院子里给刚满月的小宝宝晾衣服,勤劳的妻子坐在屋子里为小宝宝缝尿布,可爱的小宝宝缩在奶奶的怀里睡香香,一家子都为这个新来的生命而其乐无穷。小宝宝睡醒了又开始闹腾了,妻子唤回院子里的丈夫,一家人围在小宝宝的边上哄他开心。

       一阵莫名其妙的晚风拂过,一只黑色的羽毛悄然地落在了晾在院子里的小宝宝的衣服上。

        熄灯后,夫妻二人都歇息了,忽然听见一阵轰隆声,那声音就像是车子行径而过一般。夫妻二人皆被这怪异的声音惊醒,小宝宝开始嚎啕大哭,无论妻子如何哄他就是哭闹不止,就连隔壁屋的奶奶也闻声赶来一问究竟。屋外奇怪的声音仍在作响,丈夫连忙起身出去查看,只见院子地上竟多了几道车轮留下的痕迹,丈夫还在纳闷,就见小宝宝的衣服被风刮到了地面,丈夫将衣服捡起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小宝宝的衣服竟是血迹斑斑啊。啊!一声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从丈夫的身后传了过来。

         樱井回到岚山没多久,很快就进入到为岚山掌教选取座下弟子的一场考核中。这次考核仅分两场,一场文试、一场武试。樱井真是万万没想,这第一轮武试他与二宫竟被分到一组。前些日子樱井听相叶说过,二宫这段日子以来一直在潜心学习、闭门造车,看来二宫是胸有成竹。擂台上,樱井与二宫相互拱手行礼,礼毕,两方各自展开架势。擂台下,相叶拼命地为樱井摇旗呐喊,而此时的樱井却无心应战,他只想尽快结束这场比试,于是他率先向二宫发动了攻击,但都被二宫巧妙地闪开了。樱井原本无心应战,但手下的功夫没有一样是施展到二宫身上的,再看二宫那副从容淡定的神态,樱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样樱井血液里的好胜因子被完全激发了出来。他决定重新思考一下战术,而二宫恰恰在这个时候准确地抓住了他的破绽,并集中力量发动攻击,杀樱井一个措手不及。樱井一时难以招架,险些败下阵来。二人这么一来一往的过招,不仅岚山的高层看着津津有味,底下的弟子看着更是热闹非凡啊,原本大家都认为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没想到这个二宫和也是深藏不漏啊。相叶拼命在底下给樱井加油助威,可是底下的弟子们却越来越看好二宫,一个个都情不自禁地给二宫加油。樱井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步步地败下阵来。樱井没想到这个二宫和也看着瘦瘦小小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平时看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想到认真起来这么狠准稳。于是他卯足了劲儿给二宫放了一个大招,二宫也不甘示弱,硬生生地把樱井的大招给怼了回去。最终二宫赢了,底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樱井看着坐拥掌声的二宫,先是恨自己不够努力,再是因为底下弟子的反应感到心酸,他平日也赢过,可是从来没有感受过大家这般热烈的掌声。虽然他素日里对大伙儿过于严肃,可他自当成为掌教玄使,他对岚山是问心无愧,天地可鉴。

       三日后考核成绩发榜,樱井早早地在云峰塾蹲点了,等辅教真人一发榜,樱井蹭地就过去了。樱井一看大跌眼镜。怎么会呢?武试,樱井承认自己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这个文试怎么也能输给二宫和也呢!那个二宫和也才岚山一年,说一年还绰绰有余呢,更别说那家伙前不久的一次考试还考了个鸭蛋。他樱井翔可是从小就在岚山生活了,这岚山的修真教典什么的他最清楚不过了。樱井忽然想起了他下山前在大林殿见过二宫的事,接着他眼珠子一转,莫非?莫非掌教真人透题给二宫和也,可二宫若是岑国人,那掌教不应该关照他呀,难不成二宫是风国贵族?樱井苦于没有证明二宫身份的证据,不好去掌教那揭发他。一想到调查二宫,樱井就想起了松本,不知道松本现在怎么样了。

        回到岚山后樱井便把在王都发生的事一一向辅教真人禀告了,辅教真人说那个长着黑翅膀的妖怪应该是冲破了阴界的重重关卡重返人间。所以她的血能链接阴阳之界,也就不奇怪樱井、松本能突然置身于彼岸花海了。而辅教也说了,松本虽然是妖但也是生灵,在三途川待久了怕是凶多吉少。怎么才能把松本带回来呢,樱井近日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二宫和也在这场考核中荣登榜首,他无疑成为了掌教真人的座下弟子。某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掌教真人忽然传樱井来大林殿,樱井一进殿内,便见到了二宫。樱井一见到二宫心里或多或少猜出掌教唤他来的目的了。于是他心平气和地给掌机行天揖礼。

        可没等樱井行完礼,掌教那低沉而浑厚的声音便盘旋在樱井的头顶,“樱井翔,二宫现在是我的座下弟子了,掌教玄使一直以来都是由掌教的座下弟子来担任。之前因为司韦的事,所以让你来暂时顶替了一段时间,现在你和二宫好好交接一下玄使的工作,之后你就到藏书阁工作吧。”依旧是那种打发人的语气。

     “弟子遵命。” 樱井再次弯腰行礼,弯腰的时候樱井侧首看了看二宫,二宫目光如炬直视前方,樱井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地咬紧了牙关。

        樱井领着二宫来到自己平时办公的地点,他公事公办地给二宫事无巨细的讲解交接工作,而二宫却心不在焉的在一旁打哈哈。

       “二宫师弟,你听明白了吗?我可不想我到了藏书阁后,你还拿着这交接本来劳烦我。”樱井不屑地说着。

       “噗噗。”二宫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他接过樱井手里的交接本,拿在手里翻了翻,“师兄,你做得可真细致啊,你果然比我更适合做这个玄使。”
        樱井斜晲了二宫一眼,  “你是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吗?”
        二宫装腔作势地叹了口气,惺惺作态的说:“师兄,藏书阁可是很无聊的,你说你以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成天守着那些无人问津陈经旧典有什么意思呢?”

     “哼,不劳二宫师弟担心。”

        二宫笑了笑,他将交接本放下后,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两只黄鹂顾左右而言他,“师兄刚从王都回来,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我听掌教真人说,最近岚山底下的村子可都不太平啊,接连发生盗婴案。村民报官,可官府却无能为力,村民们没办法只好求助于岚山。”

     “哦,那如今与我又有何关系,这应该是你的工作吧。”

     “据兴犁村一位寡妇的证词,盗婴的是一只披头散发,背生断翅、浑身上下有红色纹身的妖怪,村民都把那妖怪称为夜行游女。这个妖怪不知道与王都那个专门对孕妇施猫蛊术的妖怪是不是有关呢?”二宫说完回过头,满意地看着樱井一脸震惊的表情,接着说,“这是掌教真人派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在执行任务中有什么师弟不明白的地方,还请师兄赐教了。”说完二宫给陷入沉思的樱井拱了个手,转身离去时,樱井抓住了他的衣袖。

      “二宫师弟。”樱井一改方才与二宫的针锋相对,用有求于人的温和语气对二宫说,“和师弟,看在往日同门的情谊上,你帮帮我好吗?”

       二宫见樱井这低姿态,后面的小尾巴立马就窜上天了,“师兄这是哪的话,你要我为你做什么但说无妨啊。”

     “你帮我向掌教真人提议,让我也参与去降伏那只妖怪吧,那只妖怪肯定和我在王都遇到的那只妖怪是同一个。”樱井态度笃定的说着。

       二宫点点头,心想有人替自己干活,于是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啊?”樱井心想他没看错吧,二宫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啦?

       二宫见樱井一时没反应过来,再次郑重地重复一遍,“师兄,我可以向掌教真人提议你和我们一起行动哟。”

       听清楚了二宫的话后,樱井心里五味陈杂,他下意识地避开了二宫的目光,含糊的应了一声,“啊......谢谢。”

      “师兄,师弟我可否多嘴一句,你为何如此重视那物啊?”

      “因为......”樱井踌躇着,“我的一位朋友因为那物身处险境,我必须找到那物才能救他。”

     “师兄的朋友是那猫妖吧?”  

        樱井蓦地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叫掌教知道该如何是好,“不......不......不是。”一时间竟有些语无伦次了。

        二宫冷眼旁观着樱井的矢口否认。于是他只好堆起一脸的笑容,客套道,“这样,若是师弟能帮上忙的,师兄尽管提,师弟尽力为之。”说罢,二宫拱手,扬长而去。

        可惜,即使有二宫的帮忙,掌教真人就是不同意樱井离开藏书阁。樱井越发觉得自己像被囚禁起来了一样。樱井背后的凤凰纹身最近也是越发令他浑身上下燥得很。樱井再次来到紫英真人的住处,那座精致的雅苑。樱井自从第一次遗精后,他的师傅紫英真人便会带他来这座水池子里沐浴,他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才发现自己的背后突然多了个凤凰的图腾。他总是问紫英真人这是为什么?那个时候紫英真人告诉他,那是凤凰的使命,“翔,你的身上背负着凤凰的使命,将来你再大些,自会明白了。”

       到底什么是凤凰的使命呢?樱井至今仍未明白,难道与那把剑有关?樱井脱下了衣服,潜入水池里。冰凉的水刺激着他的肌肤,他恍惚间有点想念那具伏在他燥热的身体上的清凉的身体,二宫和也的脸逐渐浮现在他的眼前,樱井惊得突然从水里窜了出来,眼前的人不是二宫,是相叶!

       樱井怔怔看着相叶,手一边去够自己的衣服,“雅纪,你怎么进来的?”

      “门没锁我就进来了。”相叶理所当然地说着。

      “我不是说过你不可以擅自闯入真人的住所吗!”樱井厉声训斥相叶。

      “师兄你说谎,为什么二宫和也可以,我不可以?”相叶冷静的说着。

       樱井被相叶的话吓了一跳,他厉声说,“你怎么会知道,二宫和也告诉你的?”

      “师兄,这不要紧。”说着相叶跳进了水池,水花溅了樱井一身,樱井想赶紧上岸,却被相叶从后面一把抱住。相叶比樱井高,一把就把他揽入怀里,樱井感受到有一个可怕的东西正在低着他的腰。

       樱井心慌的说,“雅纪你别这样,快放开我。”   樱井说着,相叶却开始亲吻着他颤抖的背,“师兄你背后的凤凰真美啊。”

      “雅纪,你如果不想我恨你的话,你现在赶紧给我收手。”樱井严声警告相叶,他试图挣扎着,可他越挣扎相叶抱着他就越紧。

        相叶贴着樱井的耳边低吼着,“为什么二宫可以,我不可以!”

      “他不可以,你不可以,我不愿意谁都不可以!”樱井也很愤怒的喊了回去。

        相叶也不甘示弱,他近乎歇斯底里地呐喊着,“那你为什么可以和他有肌肤之亲,为什么一定是他!”

      “我没有,我和他还没到那种程度。那次是他乘虚而入,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和他有任何瓜葛。”樱井耐心的解释道,他不知道这样的解释能不能制止相叶心中那头暴怒的野兽。

        然而,相叶居然松手了,他拿来衣服给樱井披上后,扭头上了岸,临走前,他给樱井跪了下来,十分懊悔地说,“师兄,对不起,我刚才竟然对你......”

         看着垂头丧气的相叶,樱井的心也放下了戒备,他勉强挤出不自然的笑容,宽慰相叶道,“没关系,雅纪你现在正是热血沸腾的年纪。”

        相叶哭丧着脸说:“师兄,我不求你能原谅我,但我应该是与修真无缘了,我爱慕你,真的非常非常的爱慕你!我已经爱慕你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了。”相叶跪在地上,极为恳切的说着,“我明天就去找辅教真人,让他们准许我还俗。”相叶恭恭敬敬地给樱井叩了一个头,转身离开。

      “雅纪!”樱井还有很多话要对相叶说,可现在的相叶应该都听不下去了吧。樱井从小没什么朋友,确切来说没什么人能走进他的心里,相叶的热情开朗曾给孤独的他带来很多温暖,可相叶对他的这份执着,他却无以为报。

        第二天大清早,相叶找来二宫向他提出自己要还俗的想法。

      “怎么突然要还俗了,虽然你确实在这方面没有什么资质。”二宫半开玩笑地说着。

         相叶反问他,“你好像也没有修真的资质?”

         二宫的笑容僵在嘴角,“哦,此话怎讲?”

      “你竟然对翔师兄做了那种事,我看你也与修真无缘了。”相叶愤愤不平地说着。  二宫却满不在乎,冷哼一声,“若不是我帮他,他早就被欲火焚烧殆尽了。”

        相叶冲过去,一把揪住二宫的衣领,“你若是再敢对翔师兄不敬,我就杀了你。”

        二宫轻蔑地笑了笑,“你有这个本事么?”相叶闻言抬起拳头就要揍二宫,好在辅教真人及时赶来,“相叶君,你这是要做什么?”

        二宫相叶先向辅教真人拱手,二宫先开口道,“相叶师兄欲还俗,我奉劝他,他方才情绪一时冲动而已。”

      “相叶君终于有要还俗的觉悟啦。”辅教一脸认真地点点头。相叶一脸黑线,“什么嘛!”

        因为还俗还有很多程序要走,所以相叶还是暂时留在了岚山。但相叶还是悄悄把二宫调查夜行游女的情报透露给樱井,为樱井打探到了岚山哪条下山的道路守卫的弟子最少。于是樱井决定偷偷下山寻那夜行游女。

        今晚夜黑风高,樱井不甚栽了几个跟头儿,才最终得以下山前往不远处灯火阑珊的兴犁村,这一路上樱井心想,二宫还是挺有能耐的,他估计那物怕火,早早地让村民明火驱妖了。那物应该不会在兴犁村了,应该会在村子周边黑灯瞎火又有孩子的人家伺机行动。于是樱井去了兴犁村周边一家靠捕鱼为生的农户,果然,樱井刚看见农户的屋子,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妇人惊慌无措的喊叫。樱井赶紧过去,哪料那物已经抱着那妇人的孩子夺门而出,樱井抽出剑拦着那物的去处,又恐伤及那物怀中的婴孩。樱井让自己冷静下来,谨慎与那物周旋,势必让那物归还怀中婴孩。

     “道长,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一位衣冠不整的妇人扑倒在樱井的脚边,抱着樱井的脚求救着。小宝宝也在那物的怀里不停地哭闹着,那物竟有模有样地哄抱着怀里的婴孩,小宝宝不一会儿就不闹了。但那为娘的心里看着甚是着急啊,她拉拉樱井的衣袖,催促他,“道长啊!”

       樱井怕伤到孩子,于是他收起剑,手里攥着符咒就冲上去与那物搏斗。那物竟也会一边护着孩子与樱井搏斗,樱井无奈它把孩子护得太好了,只好使出攻击的招数,三两招下来,那物怀中的孩子竟不慎掉落。

     “啊!”那是来自一位母亲的哀嚎,那物竟然也愤怒地怪罪与樱井。樱井挨了那物一掌,他不顾疼痛一个健步赶去抱起地上的小宝宝,小宝宝在他的怀里大哭大闹,樱井谢天谢地。农家的地刚刚播种,土地比较松软,小宝宝没事儿。但他大意地把背朝向了那物,那物一爪子挠向了樱井的背,樱井及时躲开,但背上的衣料也被那物扯开了。樱井把小宝宝还给妇人,回过头与那物算账时,那物竟然呆立不动,指着樱井的背,樱井这才发现他背上凤凰的图腾完全露了出来,樱井再看那物,那物身上的黑色的羽毛开始掉落殆尽,红色的纹身也在退去,一双红色的眼睛被源源不断的泪水洗成了黑色,她声音颤抖的对樱井说:“凤凰,俊的背后也有凤凰,你是翔儿吗?”

       樱井诧异,“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女子声泪俱下的说,“翔儿,我是娘啊,你的名字是我给你起的。”

     “娘!”樱井惊呼,但还等他反应过来,一道惊雷闪过,冈田准一从天而降,一剑劈向了那名女子。

     “不要!”樱井大喊着冲了过去,用剑挡开了冈田,并将那女子护在身下。

     “师弟你让开!”冈田用剑直指樱井,然而樱井丝毫不退缩,将那女子牢牢地护在身后。

     “她说她是我娘!”樱井抬起热泪盈眶的眼睛,试图说服冈田。

     “一个妖怪说的话你也信!”

     “我信!师兄你若敢动她,休怪我剑下无情。”樱井抬起手中的剑,直指冈田。

         忽然,火光熏天,二宫领着一队手持火把的岚山子弟闻讯赶来,那妇人见“正规军”来,赶紧抱着孩子走到二宫身边,指着樱井说,“道长,他们要害我儿!”

        二宫笑了笑,和颜悦色地对那位妇人说,“大嫂,我看你是误会了,你指的那位男子是我的师兄,他是不会害你们的。”

       但眼尖的二宫看到樱井背后的女子,很快便猜出当中的缘由,他冲着樱井笑道,“樱井师兄,你再护着你身后的那物,我也没法替你解释了。”

        樱井根本不搭理二宫,而是转身要带那女子走,他有好多问题要弄清楚、有好多话要对那女子说。“慢着!”冈田大喊一声,遂上前,阻拦樱井。樱井与冈田一通刀光剑影,冈田不禁感慨,樱井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凡是都依赖他的小师弟了。

         二宫无奈,只好命身后的岚山弟子前去捉拿樱井,“岚山弟子,听命,樱井弟子私自下山、且是非不分放走妖物,违反岚山教规,我命你们前去捉拿不得有误!”

     “哈哈哈哈哈”樱井见势仰天长笑,“你们这帮小子,以为我是怎么当上你们的师兄的,有本事就放手过来吧!”说罢,樱井长剑一挥,冷冽的剑气杀倒了一片人,可惜的他根本躲不过二宫神一般的箭术,在冈田放天狗去撕咬樱井护着那名女子——女巫卓阳时,他的腿不慎中了二宫射出的箭。

       卓阳在天狗的啃食下灰飞烟灭,樱井无力回天,最终被岚山弟子捉拿回去。

 

 

评论 ( 11 )
热度 ( 17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