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all s】 高岭之花 2

最终有效CP在JS和NS之间

一直在哔——,因为被屏蔽了。

——————————

二、出乎意外的人

     

        因为宿醉的作用,樱井头疼脑涨地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不知道睡了多久,然而门外叮咚!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却一刻也没有消停过,樱井忍着剧烈的头疼从沙发上爬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玄关把门打开。

        一股浓烈的酒味直攻二宫的鼻腔,二宫不适地皱了皱眉,“你怎么喝了这么多?”还没等二宫说完,二宫面前的门就被重重地关上了,差点给二宫碰得一鼻子的灰。

      “你这唱得哪一出啊?”一大早就吃了闭门羹的二宫,将火气全撒在了樱井的门上,他不停地用力敲打着樱井的门,直到隔壁有人出门警告二宫,二宫这才讪讪收手。二宫给樱井打电话,樱井也不接,他只好站在樱井的门外用不至于打扰邻居的音量说:“你怎么啦?”

       “你回去吧,我不想见到你。”门的另一头不清不楚地传来樱井不耐烦的声音。

       “那工作上的事怎么办?”二宫没好气地说。

       “有什么事传简讯就好了,稿子我也会传真到你们公司的。”

       “可你现在不是在瓶颈期吗?”二宫不禁担忧地问。

       “不用你管。”。

        门的那一头再没有传出樱井的声音,但二宫还是在樱井的门外站了许久,他的手一直放在樱井的门铃上,可他再没有按下去。

         通过猫眼确认二宫离开后的樱井也转身回了卧室。

         一年前

        “不行,不行,不行……”二宫飞速的翻阅着樱井刚完成的H小说。

       “怎么了?不能让你有感觉吗?”樱井坐在写字桌前一脸困惑地看着二宫。

         二宫质问他,“你有看我推荐你的小说吗?”

       “哈?”樱井有些吃惊,“那些根本就不是小说吧?那些只是给欧吉桑们释放的工具,完全没有情节可言,为了H而H,简直就是千篇一律。”就在樱井说得头头是道的时候二宫冷不防地问他,“那你看硬了吗?”

       “唔……?”

          看二宫一本正经的样子,樱井不知为何有些羞涩,他不自觉地夹紧大腿,低下头含含糊糊地说,“一开始还是有的。”

       “那你怎么还能写成了《中小学性教育指南》呢?女性G部分的描写你不会是抄了维基百科吧?”

        面对二宫的质疑,樱井只好摊开双手无奈的说:“没办法,我又没有和女人做过,难不成为了写个小说我还得去找一个女人实战一下。”

       “不行!”

        二宫突如其来的一声吼给樱井吓了个激灵,樱井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二宫的反应竟如此激烈。二宫也当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看着樱井震惊的表情,他赶紧解释道:“我说你又不是AV男优没必要做到那种程度,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樱井有些为难挠挠自己的脑袋,“可我实在描绘不出那种事。”  

        看着樱井扭扭捏捏的样子,二宫直言, “你有多久没做(*>.<*)爱了?”

        “哈?”樱井一脸错愕地瞪大眼睛,nino最近怎么总是能语出惊人呢,老实说樱井已经有点无法直视二宫了,尤其二宫以一副十分严肃的样子打探自己的隐私,樱井的心底多少有些抵触,他稍显尴尬的说:“nino,虽然我们是朋友,可你也不能对这种事这么直言不讳吧?”说完,樱井小心翼翼地瞥了二宫一眼。

         二宫顿时被樱井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他闭上眼捂着胸口稍做深呼吸,然后对着如坐针毡的樱井直言,“是你自己根本就没放开!你只有好好的接受这种设置才能有灵感写出来!我真是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咱们友尽吧!”╰_╯
      
         “别,别别。”樱井见二宫好像真的生气了,他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安抚二宫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自己则乖乖地像只小狗一样跪坐在二宫面前,红着脸诚然地回答二宫上一个问题,“和别人做(*>.<*)爱那倒没有,自慰还是有的。”

        “那你有用工具吗?”

       “哈?”樱井瞪大眼睛直呼, “工具什么的也太恶趣味了吧?”

        二宫抱着胳膊连连摇头,感叹道,“你没救了。所谓H就是恶趣味,只有毫无顾忌地去打碎和践踏世俗常规才有H可言!。”

        二宫见樱井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只有放下所谓的羞耻心才能写出让人兴奋的东西。读者如果是真的为了H 去消费的,那直接看AV就好了看小说干嘛?他要看的就是在他们循规蹈矩的生活里不能经历的故事,他要看的就是在他们条条框框的世界里不能拥有的欲望,越是有违伦理他们越兴奋,越是违背世俗越能满足他们的猎奇心,这才读者不惜去购买收藏H小说的理由。”

        “那个尺度该怎么把握呢?”樱井正襟危坐地问道。

          二宫却说:“我看你还是先做好干这行的觉悟吧。”

         次日,樱井坐在桌前冥思苦想着如何改文时,门外传来了不合时宜的门铃声,樱井以为是二宫又来催稿了,所以开门的时候有些怠慢,没想到是房东来访,只见房东拿着租房合约神色不悦的站在门口,他一上来就警告樱井再不交房租就起诉他,就在樱井发愁的时候,二宫抱着一堆奇奇怪怪的用具地出现了,这让房东见了还以为樱井缺钱到不惜做这种生意来糊口,尤其在二宫答应为樱井补缴了房租后,房东更加猜忌他们的关系了,临走时房东明明白白地警告樱井不可以把他的房子用作情(*>.<*)色交易场所。

         “那小老头儿一看就空虚寂寞,我说等你的H小说出版了,咱送他一本,就当关爱他的晚年生活了。”二宫一进屋就吐槽方才没给他好眼色看的房东。     

         “那你别把这些奇怪的东西光明正大的带到人家里啊。”樱井看着二宫怀里的情趣用品怏怏不快地说着。

         “哎呦,我是在帮你寻求灵感,你别忘了你还欠我房租呢,和我说话态度好点。”说罢,二宫直接把那些东西往樱井地毯上一撒。但看着地上那些不知用在哪里的工具和那些光是封面就春光无限的影片,樱井竟莫名感到一丝兴奋。

         二宫坐在地上兴致勃勃地给樱井介绍了他带来的影片,“这个是BG的,这个是BL的,那个是百合的……你想先看哪个?”

        “我们一起看吗?”樱井指了指自己和二宫。

          二宫点点头,“不行吗?”

         樱井也说不出拒绝二宫理由,只是感到有些难为情而已。他想起以前他和松本也一起看过这种片子,只是他们总是在片子还没播完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地融合在一起了。

          影片开始播放前,二宫从樱井的冰箱里拿出一瓶红酒,他打算和樱井一边品味红酒一边欣赏影片,樱井不禁吐槽,“又不是文艺片。”

        影片播放后,二宫竟和樱井讨论起这些片段在小说里要用什么样的文字去阐述,还说这些情节表现出了什么样的恶趣味等,樱井也只能无奈地任由二宫口若悬河,但当影片进入到高潮部分是那家伙也消停的好好看片了。

         二宫是消停了,樱井反倒局促不安了。可能是太久没看这种片了,樱井竟然不争气地在二宫面前有了反应。就在他打算瞒着二宫悄悄离开时,二宫竟然不凑巧回头看向了他,樱井的脸上微微泛着红晕,羞愧难当地低下头去回避二宫的视线。。

       “你不是吧?”二宫紧盯着樱井的dang部(哔——),眼下这种氛围太荒诞了,方才喝下肚里的酒精在电视机里高潮迭起的shenyin(形容一种声音)中俨然变成的最致命的催(哔—)ji,二宫鬼使神差地抓住樱井光洁纤细的脚踝,樱井像触电一般及时抽出自己的脚,在抽脚的过程中樱井不慎打翻了放在他身边的酒瓶,顷刻间红葡萄酒香甜的气味充斥了整个房间,迷人气味勾起了深埋在身体里贪念,点燃了(哔——)欲的火苗。

        “我帮你吧?”二宫说出口时,嗓子竟沙哑起来。

          二宫像只豹子一样一步一步地爬到樱井的面前,此时的二宫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樱井怯怯往后退缩着,二宫那伺机而动的眼神让樱井感到害怕,他的目光就捕猎的野兽一般紧紧锁定着樱井,好像稍不留神就会被他扑到,然后兴奋地将他啃食干净。

        “不用了。”樱井慌张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料脚底一滑,幸得二宫跟着站了起来及时接住了他,靠在二宫怀里的一瞬间,樱井因二宫过分炙zi热的眼神而羞红了脸。这是樱井第一次这么亲密地靠在二宫的怀里,他从来没有想过看似瘦小的二宫,他的胸膛竟然如此结实。樱井不敢看二宫的脸,他只想赶紧挣脱二宫的束缚,可二宫却顺势一把将他打横抱起。

        “放我下来!”樱井情急之下喊了出来,可由于二宫站得不太稳,摇摇晃晃中,樱井竟本能地抱住了二宫的脖子,这下樱井的脸彻底的红了,而且红得发烫,他不自觉地把脸埋在二宫的颈肩,急促的呼吸不停地拍打(土豆)着二宫脖颈处最(哔——)mingan的皮肤。

         二宫按捺着身体的(哔——)zao热,安慰樱井,“别怕,我只是帮你,我不会乱来的。”说着,二宫把樱井抱到了床上。

         看着在床上缩作一团的樱井,二宫似笑非笑地告诉他,“你如果觉得害臊可以用这个把你的眼睛蒙上。”二宫把自己的领带解下来递给樱井,樱井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警惕看着二宫,二宫笑了笑,“我又不会吃了你。”说完他用手指勾了一下樱井的鼻子,“你很久没有过那种事了吧,难得享受一下也没什么吧?”说着,二宫把领带缠上樱井的眼睛,缠的同时他还对樱井的耳朵说,“我会让你很舒服的。”二宫说话的气息(哔——)打在了樱井的发红的耳朵上,(哔——)引得樱井一阵战栗。

         二宫开始(哔——)脱(哔——)掉樱井的kuzi,忽然感觉(哔)下半身(哔)一凉的樱井不禁咽了咽口水,二宫将他的汉堡手扶(哔——)上了樱井小鱼儿,来回的roucuo(一种动作)攒动了樱井整个身体的酥麻感,可二宫也只那么几下,就从拿出润(哔—)液注入樱井的(哔——)xue,二宫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樱井一惊,他整个身体突然变得紧绷绷的,二宫笑着说,“别怕,我给用个新鲜玩意儿,以后你也可以自己用。”

          二宫先将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塞(哔—)进(哔—),等扩(哔—)到一定程度时,他用一个硅胶制的,长长的、曲线像香蕉一样的东西(哔—)chajin樱井的(哔—)houxue,樱井跟着叫唤了一声,二宫打开开关,层层递进的震感,轻轻抚(哔——)过樱井的身体,等二宫找到那个(哔—)点时,二宫直接把震感直接调到最大,“呃啊!”喷薄(哔——)的情绪如同倾泄的洪水,樱井拱(哔——)起身体,发出了连自己都陌生的声音。突然,那个东西被抽了出来,换成了另一个,樱井不禁感慨,“还是真人的感觉比较......”

          那晚,像流星划过夜晚一般,樱井的身体经历了微光、热烈、火花、燃烧的灿烂。流星划过夜空的时间虽然短暂,却让樱井迷失在了无垠的宇宙中,直到抵达的那刻,才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清醒后的樱井和二宫赤(哔—)身#luoti的裹着一床被子躺在一张床上,二宫终于让樱井有了一丝明白H的意义是什么。听着二宫发出的微微鼾声,樱井紧咬着牙齿懊悔地想着,他再也没有资格面对松本了,他竟然和自己最喜欢的人的最好的兄弟上了床,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早上醒来后,嗅着饭香的樱井强忍着腰痛迷迷糊糊地来到厨房,他看着饭桌上难得一见的丰盛的早饭,竟一点胃口也没有,二宫喊他一起坐下吃早饭,说着还把一碗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味增汤放在樱井面前。

       樱井扫了一眼摆在自己面前一碟一碟井然有序摆放好的煎鱼、玉子烧、米饭、小番茄和味增汤,淡淡地说,“我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么正式的日式早餐。”

       “比起美式早餐,我觉得这样的日式早餐更营养,你快尝尝我做的玉子烧怎么样?”

          看着二宫满怀期待的眼神,樱井勉为其难地尝了一口,随口说道,“好吃。”

       “那你多吃点,我的你也拿去吧。”听到樱井说好吃,二宫打从心底的高兴,他将自己的那份玉子烧也递给了樱井,却被樱井婉拒了。

          二宫讪讪地收回自己的玉子烧,但看着老老实实吃着自己做的饭的樱井,二宫也没往心里去,他不禁奢望着能一直这么和樱井面对面的吃饭。

       “那个......我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钱把你欠的房租一次性还清,要不你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房租我再想办法。”

         听到二宫变相提出同居,樱井再也忍不住了,  “我们没有再交往吧?”

         樱井的话让二宫仿佛置身于雪国的冬天,他尴尬地点点头,“抱歉”。

       “忘了吧。”樱井冷冷地说道。

        “诶?”

       “昨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自从和二宫睡过后,樱井再创作新的小说时仿佛下笔如有神般,那部小说也成为了他第一部正式出版的作品,正如二宫所言,真正的H就打破常理对人欲望的束缚,二宫打破樱井对自身的束缚,狡猾的二宫也打开了掩藏在樱井心底深处的潘多拉宝盒。樱井没有因此拒绝和二宫的来往,他反而会因为和二宫时不时亲密的接触而感到莫名的兴奋和激动,樱井不否认在和二宫做的时候,他完全忘记了松本。

           一年后

        樱井依旧(哔——)着身体懒洋洋地躺在大野画室的沙发上,只是他今天喝得有点多,不小心睡迷糊了,大野见了赶紧拿了张被子轻轻地给他盖上。

        大野是经过二宫的介绍才认识樱井的。那个时候二宫带着樱井来找大野给樱井第一部即将出版的小说画封面,大野第一次见到樱井就感叹樱井长得真好看,特别是樱井双“美目盼兮”的眼睛。樱井也觉得大野特别的有趣,竟然会当面赞美一个男人长得好看。

        闲来无事的樱井在大野的画室里转了一圈,没想到看似老实的大野会有这么多女人的哔—画,但其中一幅画作却令樱井目不转睛,凝视了很久,那画上是一个年轻的女性,她一丝不挂地躺在画布上,其他的画多少有些遮掩唯独这幅完全没有,画布上的女人即使摆出了最妖娆的姿势,却一点也不色气,反而有股令人神往的意味,她袒露的哔——与她背后代表传统技术的花道产生鲜明的对比,可她高傲仰起的脖颈,却又于那些插在花瓶里的黄色百合相得益彰,大野解释说那是高岭之花。

       “那个女人是谁?”樱井问大野。

       “是不惜被逐出花道世家也要自创流派的大小姐。”      

         听了大野的解释后,樱井不禁想起自己也曾经是一个大家族的少爷,或许是相同经历使得樱井对画上的女人产生了同理之心。他指着画上的女人问大野:“在家族里的大小姐,那是高岭之花,可离开的家族,哔——着身体供人作画,还是高岭之花吗?”

       “是的哟。”大野微笑答道,“因为她的艺术才能不是凡夫俗子可及的。”

       “好吧,你们艺术家的世界我不懂,这就是阳春白雪和者寡的原因吧。”樱井显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sho酱也是艺术家呢?”

       “艺术家?”樱井指着自己自嘲道,“我不过是个H 小说家而已。”

       “按你的说法,那我和她岂不也是下流的画家和插花师了吗?”大野这话倒是成功逗笑了樱井。

        樱井醒来后发现大野一直守在他的身边,他不再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地撩拨大野,而是看着温厚的大野微微一笑,“satoshi,我很坏吧?”

       “不会。”大野肯定地回答樱井。

       “可我不是一直在撩拨你吗?”樱井反问大野,可大野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平静祥和,“为了写出畅销的小说我利用了你。”说着,樱井忽然冷笑了两声,“我现在什么也写不出来了。”樱井感觉自己遭到了报应,他在有意无意地向大野忏悔。

          大野摇摇头,“没关系的。”

         “你不恨我吗?”樱井认真地问着大野。      

          大野依旧摇摇头,“没事的。”

        “为什么?”樱井有些诧异。

        “因为你是高岭之花。”


我在日本旅游体验过的日式早餐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