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一卷 与猫缘 1

历史架空

纯属虚构

 

——————————

 

       经过旷日持久的争霸战争,大榎王朝内的诸侯国急剧减少。天下从成千上百的小国整合为十多个实体国家,诸多弱小的国家都在狼烟四起的战场上被兼并,剩下的七国成为了战国时期的主要诸侯国,当时的七国中当属风国最为强盛。榎王室的衰弱,使得以风国为首的诸侯国开始拒绝向榎王室朝见进贡,榎王室早已名存实亡,没有了榎王室的控制,各诸侯国之间开始相互征伐、战争不断。在彼此间不断的激烈攻伐中,为求生存的诸侯国开展了一系列变法改革。

      但是历史总是充满着无数的变数,曾问鼎中原,盛极一时的风国却在骄奢淫靡中由盛转衰 。风国的统治者们曾试图效仿函国通过变法的方式给风国急转直下国势的踩下刹车。奈何,风国国主昏聩、醉于权谋,变法意志不够坚决,贵族阶级的百般阻挠,使得这场本应轰轰烈烈、改变风国国势的改革,最终胎死腹中。然而,此刻在遥远的黄土地上,远离中原诸国的岑国,早已在变法中成为东方霸主,历经数十年的韬光养晦,他们像狼一样蛰伏在尘埃滚滚的西北高地上,虎视眈眈着辽阔富庶中原大地。一旦时机成熟,岑国的强兵铁骑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般,激流直下,以排山倒海之势横扫整个中原。

        此时变法已来不及挽救江河日下的风国,更无法抵抗在中原战场上势如破竹的岑国军队。日渐衰败的风国,为了抵挡岑国的进攻,迫不得已与地处山地丘陵,文明封闭落后的邻国——霁国联合,共同对抗强大的岑国军队。霁国原本是一个蛮夷小国,之所以能在诸侯兼并的乱战中得以幸免,在于霁国盛行巫蛊之术,其巫蛊十分灵验。风国曾几次进攻霁国,无奈霁国易守难攻,每次进攻霁国,风国都将有天灾人祸降临,风国因此放弃兼并霁国。 

       边境上荡起黑压压的浓烟,来自西北的风悄然掀起了风国君王的帷帐,当听闻霁国王室世代相传,铸成仙剑,扭转乾坤。风国国主不假思索的同意与霁国联合铸剑。风国号称名剑之乡,风国不仅拥有全天下最多的铜矿资源,更具备着名动天下的铸剑绝技,各国的武士皆推崇风国之剑,风剑则享有“一剑在手,偏若游龙,飞若惊鸿”的美誉。因此,风国国主坚信将风国高超的铸剑工艺与霁国的巫灵之术相结合,必定能铸成能呼风唤雨、扭转乾坤的神剑。铸剑的地就在风霁两国边界汇集天地精华的岚山。

        “这把仙剑现在就藏在咱们岚山里,具体地方就不得而知了。仙剑是由专人把守的,据说只有掌教真人才能过问仙剑的近况。”一个年纪较长的少年和另一个年纪稍小的男孩这样说道。

        这两位少年都是清修之地——岚山的道士,师从紫英真人。岚山的大小事宜皆由掌教、执教和辅教这三位真人统筹管理,他们的师傅紫英真人便是这座岚山的执教。紫英真人座下仅收两名关门弟子,两名弟子此时都正值舞勺之年,他们分别是冈田准一和樱井翔。但这儿紫英真人长期闭关修行,他的两名弟子基本上都追随辅教真人和众多岚山弟子一起习字、修行,两人的关系更是情同手足,亲如兄弟。之所以称亲如兄弟,因为这两人毫无血脉关系。岚山的弟子基本分为两类,一类是风国和霁国王室贵族子弟,国家为了长泰久安,年年风调雨顺,会将贵族子弟寄养在岚山,让他们有所修为为国家和家族祈福。另一类是通过岚山真人选拔的具有天赋的平民。岚山每年都会在各国发布聚贤榜,有为青年均可报名参加,但是岚山的选拔极为严苛,每年仅有两人能顺利进入岚山修行。再者岚山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岚山到底存在了多久也无人得知,导致有很多人曾目睹聚贤榜却不信以为真。但是因为战乱,很多战争遗孤纷纷踏上了寻找岚山,寻找没有战争的世外桃源的道路。

 

        “这把剑真有这么灵吗?”男孩张大眼睛好奇地追问着,换来的却是少年简短的回答。 

        “不知道。”

        男孩似乎有些不甘心,反问道,“哎?还有大师兄不知道的事吗?” 

        “翔师弟,以后少过问仙剑的事,你和我一起下山后,绝不能和任何人提起咱们岚山有一柄能扭转乾坤的仙剑,你明白了吗?” 

        “遵命!”

    

第一卷    与猫缘

 

1、小雪球

 

        “翔师弟!别跑太快了!你第一次下山,这样乱来会有危险的。”冈田准一看着不谙世事的小师弟抑制不住兴奋地在山间小道上上蹿下跳,不免担忧的嘱咐几句。

       但对于第一次下山的樱井翔而言,岚山以外的事物对他都充满着无法抵抗的魅力,吸引着他孜孜不倦地去探索和发现。

       “师兄,师兄!你快过来!”

       看着师弟不知为何事焦急地呼喊自己,冈田无奈地摇摇头,加快步伐走到蹲在一片开满紫色花朵旁儿的小师弟的身边。

       感受到师兄的到来,樱井翔仰起头来,一边看看师兄,一边看看指尖的小花,惊奇的感叹道,“师兄,你看这儿的狗尾巴草是紫色的!太神奇了!”

       看着樱井翔一脸惊奇的模样,冈田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儿不是狗尾巴草。” 

        “那是什么?”小师弟突然张大了好奇的眼睛,他急切的看着年长的师兄,心里焦急地等待着师兄的答案。而他的师兄则为他的一脸懵懂的小模样感到可爱。他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笑着说:“哪有狗尾巴草是紫色的啊,这是海州香薷,又称铜草花,看来我们已经进入风国境内了。”

        “唉?为什么看到这儿美丽的小花就说明我们进入风国境内了呢?”

        “风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风国拥有丰富的铜矿资源,这铜草花长在哪儿,哪儿就用铜矿。你看这大片大片的铜草花是不是像极了一片紫色的海洋,说明这儿必有铜矿,而且是一座大矿山。这么大的矿山肯定会纳入风国的囊中,现在战乱,这座矿山一定正在开采,看来我们要去的村子应该不远了。” 

        冈田兴致勃勃地给他的小师弟讲解,可他的小师弟却莫名其妙地耷拉了下了小脑袋,青色的纶巾随习习微风上下飘扬。

         “翔师弟,你怎么了?”

         “我好羡慕准一师兄,哪里都去过,我连大海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冈田听了小师弟的一番倾诉更是觉得啼笑皆非,小家伙竟会为了这样的事苦恼。他笑着安慰他道,“翔师弟年纪尚小,师傅和辅教真人都疼爱你,不舍得让你下山怕你遭遇不测,等你再长些年纪一定会比我见多识广的,到时候我这个师兄还得向你请教呢。” 

        经冈田一番苦口婆心的开导,樱井翔的内心似乎得到了一丝宽慰。但很快他便陷入另一番深思。他的年纪虽小,但他也明白师兄嘴里的年纪尚小只是安慰他的说辞,其实是自己技不如人。冈田师兄从小天赋异禀,深得师傅和掌教真人的赏识,在比他还小的年纪,冈田师兄就已经能独当一面,独自下山降魔除妖,岚山的师兄弟间都再传冈田师兄将来一定会成为岚山的掌教。自己即使再怎么努力恐怕也很难超越冈田师兄了。 

        站在他身旁的冈田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不悦,他蹲下身来与比他小三岁的小师弟平视,他把他的手郑重地放在他的小师弟尚未健壮起来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翔师弟,你是我最亲的师弟,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我早已把你当成我的亲弟弟,你有什么困难我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我不求你报答我,我只求你我之间千万不要有什么间隔。”

        听了冈田一番情深义重的话语,樱井翔为方才对师兄的嫉妒感到羞愧,他下意识地别过冈田真挚的眼神。 

        “好了,翔师弟快起来吧,再不走天黑前我们都赶不到目的地。”冈田起身伸出手想扶一把樱井翔,可没想,樱井翔估计是蹲了太久,一起身腿上麻得厉害,一股劲儿跌倒在草丛里。

        “喵!” 

       那一丝轻微的哀嚎并没有逃过樱井翔的耳朵,他赶紧起身,翻开草丛,一团白色的、毛绒绒的小玩意儿旋即映入了他的眼帘。

       “喵,喵。”一团毛绒绒的雪球里探出了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脑袋上顶着一双粉红色小耳朵,一双乌溜溜小眼睛像黑珍珠一般明亮。在深山里长大的小男孩怎见过如此萌物,他满心欣喜,轻手轻脚地将这团小萌物捧在手中。

        小猫在他的手中打了个哈欠,接着发出一丝丝喵喵的叫声。 

        “它是不是饿了?”樱井翔担忧的注视着他手中的小生命嘴里喃喃道,“我刚才有没有伤到它了?” 

        可他身边的冈田并没有像他一样因为这只小萌物而爱心泛滥,相反他严厉地告诫樱井翔,“翔师弟,荒山野岭出现这么白净的东西可不正常,快放下它!我们还着急赶路呢。” 

        这应该是樱井翔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顶撞他的师兄了,“小雪球这么可爱怎么会不正常呢,你看他都饿坏了。”说罢,他把小萌物捧在冈田的面前。 

        冈田不以为意,“还小雪球,你这么快就给这东西取名字了?我命令你快点把它放下!” 

       “什么嘛,小雪球不是什么东西,师兄你怎么能这么冷酷啊!师傅从小就教导我们。。。。。。”没等樱井翔把话说完,冈田已从他手里夺过小雪球,把小雪球放在地上,小雪球在这一番折腾下更是惨叫连连,冈田则置若罔闻,他一把抓住打算再次抱起小雪球的樱井翔的手臂,厉声呵斥道,”翔师弟!你别忘了你下山的时候是怎么答应我的。”

        只见樱井翔泪眼连连的一会儿看看素日里从未见过的严厉师兄,一会儿看看趴在地上惨叫连连的小雪球,说:“师兄,你看小雪球一只,孤零零的,多可怜啊。”

        冈田叹了口气,“翔师弟,你看这里开着漫山遍野的铜草花,说明这里物产丰富,是吸收天地之灵气的好地方,这只猫估计就是在这里靠吸收天地之精华来修行的,翔师弟执意带走它,岂不是会坏了它的修行。”

        对冈田的解释樱井翔听得是懂非懂,但他明白了这是冈田不容妥协的意志。他依依不舍的注视着趴在花草中小雪球,心里默念着,“小雪球,再见。”于是,他跟着冈田背影离开了他下山以来的第一个朋友——小雪球。

        离开了漫山遍野的桐草花,冈田与樱井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香薷村。静谧的村庄在鲜红的晚霞中升起一缕缕炊烟。

        “翔师弟,时候不早了,看来我们得先找家客栈稍作休息了。明天一大早,我们再开始采购吧。”

        樱井翔对冈田点点头,乖巧地答道,“好的,师兄。”

        冈田心想这个小师弟果然是累着了吧,自打离开了那片花海后,樱井小师弟便一直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走着。

        四处寻觅之后,他们在一家离集市最近的客栈门前驻足。冈田让樱井先在客栈门外等候,他前去找掌柜开房。趁着冈田的离去空挡,樱井放下肩上沉重的行囊,再次确认冈田的位置,他冲不远处的拐角招招手。一只毛色雪白的小猫从拐角处朝他飞奔而来,一转眼的功夫,瞬间钻进了他的行囊内。接着他紧抱住了他的行囊,轻声细语,“小雪球你再里面先呆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冈田管掌柜的要了一间客房,他带着樱井一同到房内收拾行李,可行李还没来得收拾,樱井便开始闹着肚子饿。作为修道人士是需要吐纳辟谷的,但是冈田念在樱井年纪尚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者他们又赶了一天的路,于是冈田决定先让樱井留在屋内休息,自己去伙房给樱井找点热菜热饭。

        冈田一离开,樱井便迫不及待的打开自己的行囊,想看看自己一路上心心念念的小雪球,可在打开行囊的一瞬间,樱井慌了,他的小雪球不见了。

        “小雪球,小雪球,你到哪里去了?”樱井口里不停地念叨着,四处寻找他的小雪球。他趴在床边,想看看床底下有没有他的小雪球,就在这时,他的屁股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樱井哎呦了一声,回头一看,他的身后竟站着一位身着紫色衣衫,身长玉立、浓眉俊眼的美男子。

        “你是谁?”樱井翔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只见这名美男子歪起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猛然上前一步,把樱井翔逼倒在床。樱井见情况不妙,正想大声呼救,却被这名男子一把捂住嘴,随即被该男子倾身压倒在床。此时的樱井连魂都得吓散了,他薄弱的胸膛在紧张的情绪下剧烈的起伏着。而他面前的男子却一副饶有兴致的面孔仔细地端详着他,用黏腻的视线舔舐着他的脸、他的脖颈、他的胸口。樱井翔开始挣扎起来,可无奈他被这名男子压得太严实,就在他快喘不上气的时候,这名男子忽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男子笑道,“小道士,怎么这么快就认不得我了。”

        这么俊美的男子从小在深山里长大的樱井怎么认得,樱井瞪大了眼睛急忙摇摇头。不知是不是憋得太久的缘故,樱井圆溜溜的大眼睛上迷上了一层水雾,湿润的眸子仿佛两潭秋水一般清澈,他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微微颤抖着。这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倒是让那名附在他身上的男子看得心里直痒痒。

        “你这小道士倒是生得可人,让本大爷先亲一口。”

        “唔唔!”樱井见状大惊失色,他拼命摇头。就在他心想完了完了的时刻,门外忽然传来了冈田的声音。

        “翔师弟,快来开门,为了你的晚餐,我现在可腾不出手来开门。”听闻冈田的声音,樱井顿时喜出望外。他正打算向冈田呼救,突然一声“喵”,原本压在他身上的男子恍然间化成一只尺玉(注:浑身白毛的猫,古人称尺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半阖的窗户逃窜出去,消失在一轮明月中。

        窗外冷风习习,樱井忽然感到一阵背脊发凉,他不会就是小雪球吧?

        “翔师弟。”

        “啊!”冈田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樱井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门外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冈田旋即破门而入,他被溅了一身菜渍,也全然不顾,他一个健步冲到樱井面前,抓住樱井的肩膀,连声问道,“师弟,你怎么了。”

       樱井神情呆滞的说:“师兄,我可能惹到麻烦了。”

2、金华猫妖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