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一卷 与猫缘 2

历史架空

纯属虚构

 

———————————

2、金华猫妖

       冈田准一看到樱井青色的前襟上沾着些许的白色猫毛,脸色骤变,他逼问樱井道,“你进客栈后有没有喝水?”

       樱井呆呆地摇摇头。

       冈田见樱井呆若木鸡,心底不禁生起了一场无名火,他紧紧抓住樱井的胳膊,摇晃着他单薄的身体,“师弟,清醒点,别再发愣了!你到底有没有喝水?”

       被刚才的遭遇吓得六神无主的樱井在冈田的摇晃下艰难地回过神来,他勉强自己打起精神面对忧心忡忡的师兄,“没有,一口水也没有喝!”

       见冈田原本紧绷的脸瞬间舒展了些,樱井微微松了一口。可下一秒,冈田却板起脸来,语气严厉地说,“方才在你屋里的,就是今早我们在铜草花那儿见着的那只小白猫吧。”

       樱井怯怯地点点头。

     “一开始我还不知道那是何方‘神物’,现在想来应该是一只修炼成精的金华猫妖吧。” 

     “金华猫妖!师兄何以见得?”

    “那物浑身洁净,污秽不染。朝匿伏于深山幽谷,暮出入于百姓人家。”冈田看了看那扇半开着的窗户,一轮明月印在当空,他接着说道,”每至中宵此物必蹲踞屋上,仰口对月,吸其精华。此物最擅蛊惑人心,逢妇变俊男,遇男化美女。”说完,他看了看樱井。

       樱井默默地垂下头,发出闷闷地声音:“师兄,我错了。”

       冈田轻叹了口气,“我之所以问你有没有喝水,是因为此物每至人家,先溺水中,人若误饮此水,不见其形,日久成疾。必须杀了此物,啖其肉,饮其血,方可治愈。但是,女人只能食母猫,男人只能食公猫。若是男人中了母猫的蛊,女人中了公猫的蛊,那便无药可救。”

   “喵!”

      突如其来的一声凄厉的猫叫,划破了房间短暂的宁静。

      沙沙沙,沙沙沙,树枝与树叶在窗外窃窃私语,合不拢的窗在风的呜咽声中哀怨地拍打着窗框。乌云悄然而至, 昏暗的房间里烛光摇曳。喵!喵喵!尖锐的猫叫声越演越烈,而窗外的夜色也是越发地深沉,月光仿佛真的给这一声声凄厉的猫叫声吸了去,樱井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听这一声声的猫叫,那物估计就在附近。”冈田说。

    “它为什么一直在叫,怪瘆人的。”凄厉的猫叫声,使樱井不寒而栗,他能感到他的背后,冰凉空气在一丝丝地抽动着。

    “它在挑衅。”冈田镇静地说道。

       一听冈田说明这是妖怪在挑衅,樱井心底不由得发怵。他看向他的师兄声音出于紧张而颤抖着,“那怎么办?”

     “你在这儿候着,我出去看看。”

       冈田刚起身要走,樱井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袖,“我和你一起去!”

       冈田莞尔一笑,“太危险了,你还是先在这里等着我吧。”说罢,冈田轻轻地将衣袖从樱井手里抽出,无奈樱井越抓越紧,冈田看着一脸坚决的樱井,他露出亲切的微笑,接着蹲下身来,摸了摸樱井的小脑袋,“下次吧。”

       樱井十分不甘地松开了手,他低着头咬紧牙根,冈田看不见他脸上逐渐蒙上的阴影。冈田临走前又多嘱咐了樱井几句,然后他从那扇半阖的窗户纵身一跃,沿着一连串足迹追寻着金华猫妖的踪迹。

      凉风推开窗户,冷飕飕的风灌进樱井的身体里,他纹丝不动地坐在床前,任凭冷风吹拂,他在懊悔,为什么他没有看出小雪球是妖,明明小雪球跟了他一路,而这一路他都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异样,他只想起了他小时候,小时候的他和藏在深山幽谷的小雪球一样孤零零的。兴许是被风吹久了,他起身来到窗前,把窗阖上,但这儿窗他怎么也阖不上,这么一来二往地,他火了,重重地将窗摔在窗框上,而窗在触及窗框的一瞬间又反弹开了,此时樱井感觉到,风停了,窗外了月光格外的明亮。看着窗外空旷静谧的街道,樱井下意识地想到,“怎么过了这么久了师兄还没回来,不会出事了吧?”

       冈田准一固然天赋卓群,但无论如何冈田准一目前还是一个未及冠礼的少年。这样想来,樱井的内心更加的惶恐不安了,他开始在屋内来回地踱步,左右思忖着该如何是好,他一会儿看看门,一会儿看看他的佩剑,最终他还是决定继续留在屋里等他师兄回来。他揣着惶惶不安的心再次回到床前坐下,他刚一坐下,门外就传来了“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樱井心想这定是师兄回来了,于是他兴冲冲地跑到门前,这一开门把他吓了一跳,这敲门的到底啥啊?门外站着一位穿着灰色深衣,头顶黑色冠帽,拄着拐杖,尖嘴猴腮,似人非人的黄鼠狼。

       樱井不假思索地将门关上,连忙倒退数步,一把抄起摆在桌上的佩剑,毫不犹豫地将剑抽出,直指门口。

       此时,门外竟传来了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莫不是那只似人非人的黄鼠狼?

    “小兄弟,你别怕,我朋友想约你去他家玩。”那物的语气平稳,似乎并无调侃之意。

    “你......你......你是谁?你......你朋友是谁?”

    “小兄弟,你别怕,我的朋友你刚才不是见过了吗?”

    “刚才见过的不就是金华猫妖吗?它的朋友怎么找上来了莫非师兄遇到危险了!“ ,樱井心想,这可不得了,于是他慌忙问道,“你们把我师兄怎么了?”

     “你师兄也在我朋友家,是他让我来接你的,呵呵。”那物说完作势推门而入。

       樱井惊慌,高声喊道,“你别进来!”

       不料,那物早已失了耐心,它推门而入,缓步踏入樱井的视线,樱井接连退后好几步。那物见樱井神色慌张,连直指它的剑都在颤抖着,它轻笑道,“好一个唇红齿白的漂亮小孩儿,难怪我的朋友这么喜欢你,想捉你来玩玩。”

    “住口!”樱井怒斥道,接着他一咬牙,一跺脚,皱紧眉头,一股劲将剑刺向站在他面前的黄鼠狼,不料,这儿黄鼠狼侧身一闪,抡起手中的拐杖就给樱井的脑袋来了一击,樱井应声倒地。

       

   “呆子!谁让你打他了。你把他打伤了可怎么办?”

   “我就轻轻地敲了一下。”

   “你再说,信不信我削了你。”

    “别别别,大王饶命啊。”

      昏睡中的樱井在隐隐约约中听着以上的对话,他心想,他这事儿在哪儿?冈田师兄怎么样了?忽然他觉得人中一阵剧痛,他猛地张开眼睛一看,就看见一名紫衣男子坐在床前正一掌拍在一只似人非人的黄鼠狼的后脑上。黄鼠狼!

    “哟!你醒了!”紫衣男子回眸一看。

    “金华猫妖!”樱井惊得浑身一哆嗦。

       那物伸出一只细长白净的小指掏掏耳朵,一脸困惑地说:“金华猫妖?我的名字可不叫什么金华猫妖。”说罢,他突然趴在樱井的身上,将他干薄的嘴唇靠近樱井的耳畔,“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樱井蓦地瞪大眼睛,不由得发出短暂的惊呼。

        那物不怀好意地轻笑了一声,“一会儿,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樱井被吊在石壁上,他的脚下是一群未成人形的小妖精,它们在他的脚底下兴奋地叫嚣着,樱井不懂它们在兴奋什么,难不成是要吃了他,想到这儿樱井不禁仰天长叹,他还没有正式历练如何降妖除魔,倒是先让妖怪给吃了。正当他开始走马灯般地追忆他的过去时,不远处的青铜鼎中弥漫着浓浓的香味,那鼎中正烹饪着令人垂涎欲滴的鸡肉,这对已经一天一夜没进过食的樱井来说简直就一件难以抗拒的诱惑。

     “都说你们修道之人修身练气要戒荤戒腥,戒酒戒色是吗?那我们要是给你破戒了,你是不是就不能得道成仙了呢?”那金华猫妖仰头看着樱井,惺惺作态地说道。

       樱井低头怒视猫妖,愤懑地说:“妖孽,士可杀不可辱!”说罢,樱井咬紧牙根将脸扭过一边。

     “妖孽?”金华猫妖露出讥讽的笑容,他挪挪了下颚示意小喽啰将樱井放下。樱井的双手吊在头顶,双脚着地,金华猫满意地看了看樱井此时高度,接着他伸出他修长的手指,一把从鼎中抽出一只香滑肥嫩的鸡腿。他将鸡腿放在樱井的眼前晃来晃去,樱井虽极力克制,无奈饥肠辘辘的肚子出卖了他。一听樱井肚子里咕噜作响的金华猫,一脸得意地说道,“怎么样?忍不住了吧。”说罢,他将鸡腿顶在樱井的嘴上逼迫他吃下去。然而,樱井死咬牙关,就是一口也不吃。猫妖急了,伸手捏住樱井的脸颊,逼他张口,硬是将鸡腿伸进樱井的口中,可樱井就是咽也不咽。猫妖气急败坏,一把将樱井口里的鸡腿抽出,顺手赏了樱井一记耳光。

     “呵呵,本大爷赏你,你不吃,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吃。”猫妖用嘴撕下一块鸡腿肉,在嘴里咀嚼了几次后,吐在掌心。

       猫妖看着狠狠瞪着他的樱井,得意地歪起一边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他一手掐住樱井的嘴,不顾樱井的抵抗,将他手中的肉沫强行塞进樱井的口中,接着他将樱井的下巴一抬,那团肉沫顺势地进入了樱井的肚子里,樱井就算呕也呕不出来。见樱井一脸懊恼,猫妖更是捂着肚子开怀大笑起来,他周围的小喽啰也随之起哄,“哈哈哈哈哈,让你犟,哈哈哈,你根本就不是本大爷的对手,还有你那个师兄现在都不知迷失在哪个巷口里,哈哈哈哈.......”

     “冈田师兄,你把我师兄怎么了?”一听“师兄”二字,樱井心中一凛,他激动地冲到猫妖面前,无奈他双手被束,他只能乖乖地站在原地怒视着一脸戏谑的金华猫妖。

     “哈哈哈,你别激动嘛,既然肉戒已破,那接下来就是酒戒了。孩儿们把他给我吊起来,再把那一缸子的酒给我搬过来,哈哈哈哈.......”

      “混蛋你快把我放下来,我岚山弟子若是知道你这儿妖孽如此戏弄我,他们定不饶你,一定把你五马分尸,一定教你灰飞烟灭!”樱井一路骂骂咧咧的被吊起来。

     “呵,还教本大爷灰飞烟灭,凭本大爷一己之力就能灭了你整座岚山。”金华猫妖抱起胳膊,轻蔑地说道。

       很快几只小喽啰就把一只盛满酒的酒缸放置在樱井的脚下,樱井看着脚底下深不见底的酒水,顿时心下冰凉,他又看了看斜着身体依靠着石壁上,正怡然自得抠耳屎的金华猫妖,强忍着即将脱口而出的呜咽,破口大骂道:“妖孽!混蛋妖孽!笨蛋妖孽!快放我下来,不然我要杀了你,我......我......迟早要杀了你!”

        斜靠在墙上的猫妖抠完耳屎,将指甲缝里的耳屎弹出后,下令把樱井放下来。噗呲一声,樱井的骂声瞬间淹没在那一缸子的酒水中。

       樱井挣扎地把头从水里冒出,可才冒出来一会儿就被狡猾的猫妖给强行按了下去,而且猫妖周围的小喽啰还在一旁起哄造势。咕噜咕噜,酒缸里的酒水强行灌入了樱井耳鼻口中,烈性的酒灼热着樱井空空如也的胃部,樱井死命地挣扎着从水里冒出,可他每一次冒出刚换一口气就被猫妖给按下,他实在是被水呛得不行了,就在他越发感到四肢无力,逐渐失去挣扎的力气的时候,他被猫妖揪着衣领一把捞了起来。被捞起来后,他半身浸泡在酒里,浑身颤抖着,虚弱地在猫妖的手里不停地咳嗽。

     “看来这儿酒戒咱也破了,那接下来就是色戒了吧。”猫妖话音刚落,他周围的小喽啰更加闹腾起来。闹得樱井心烦意乱,他见猫妖竟伸出手来搔弄他的脸颊,他毫不犹豫地张嘴咬下去。

      “哎呦!”这会儿轮到那只傻猫喊疼了,樱井一想起方才受这傻猫的虐待,他便更加拼命地咬紧那傻猫的手指,他势必要将那傻猫的手指给咬断。那金华猫妖被樱井咬得哀叫连连,他身边的黄鼠狼倒是眼疾手快,抡起它的拐杖就往樱井的后脑勺来了一下,樱井呻吟了一声,松开嘴,一闭眼,就要沉了下去,猫妖不顾手指的伤痕,将手伸进盛满了烈酒的酒缸里,一把把樱井从酒缸里整个捞了出来。烈性酒剧烈地灼烧了猫妖的手指,他来不及给自己治疗,而是把樱井打横抱起,将他抱到自己的床上。

       樱井浑身湿透,看来不给他换件衣服是不行的了,猫妖坐在床前,低着头给樱井解腰带,樱井连睡觉也不老实,一双手到处乱挥,猫妖一把擒住樱井的双手,就在他抬头的瞬间,他意外地注意到樱井粉扑扑的脸颊、尖而翘的鼻子,还有被酒水浸染得娇艳欲滴的红唇。他忽然感到周身一热,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他悄悄地爬到樱井面前,樱井睡着了,睡得不是很安稳,于是,他慢慢地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轻轻地贴在樱井性/感厚实的唇上,贪婪地吸允着,手指也情不自禁在樱井的身上到处游走着。

     “大王,不好了!”那只黄鼠狼突然冲进了金华猫妖的视线,惊得猫妖瞬间从樱井身上弹起来。

     “出什么事了,大惊小怪的。”

      “大王不好了,那小子找来了,还打伤我们几个兄弟,怎么办?”黄鼠狼连爬带滚跑到金华猫妖面前,气喘吁吁地说,“他就快杀过来了,您快去会会他吧。”

      “咳,我当有什么呢,那我们先撤呗。”猫妖凝视着樱井的脸,云淡风轻地说着。

      “啊?”

      “他不过是为了找他的师弟,我们现在玩也玩够了,也该让这小家伙回家了。”说着,他轻轻抚摸着樱井的脸,低声说,“下次见,小道士。”

3    难民雅纪

评论 ( 7 )
热度 ( 33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