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JS/NS】 年轮 (仙侠) 第一卷 与猫缘 3

历史架空

纯属虚构


———————————

3、难民雅纪

      香薷村的早晨格外地热闹,街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货物林立。这里不仅依靠着巨大的矿山,更是沿江可下吴越,一日千里的交通要道。

   “这里的集市这么热闹,但愿北方的战火不要绵延到这里。”冈田看着在繁华集市里四处乞讨的难民感叹道。

       突然,一只瘦若枯槁的手臂向站在冈田身后的樱井伸了过来,那只手轻轻地拉了拉樱井的衣摆。樱井回头一看,是一个面色枯黄、衣衫褴褛的少年,少年朝他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有些难为情地将一只乌黑的手里摊在樱井面前。那少年的个子比樱井还高,可是却是十分的消瘦,好像被风轻轻一吹就能吹倒。樱井瞧着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因为生存不得不放下尊严而沿街乞讨,心里不免酸楚。他看了看冈田,冈田对他微笑点头。可没想儿,樱井从包袱里掏出个馒头(PS:馒头据说是东汉末年诸葛亮发明出来的玩意儿,本文毕竟是历史架空嘛,so 嘿嘿)正要给少年,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难民朝着他们蜂拥而至,将樱井和冈田二人团团围住。冈田拉着樱井好一番挣扎,才摆脱了那群如狼似虎、饥不择食的难民。少顷,冈田忽见有难民向一家买包子的小铺乞讨,这才明白,“难怪了,我见这一路人情冷漠了。”

       就在冈田感慨之际,樱井惊呼:“师兄不好了,我的佩囊不见了!”

       冈田赶紧摸摸自己的腰际,无奈道,“我的佩囊也不见了。”

     “师兄,那怎么办?没有佩囊就没有钱,难不成我们得风餐露宿?”

     “师弟别急,待师兄看看包袱。”说罢,冈田解下身上的包袱,打开包袱摸索的一番,欣然道:“师弟你看,我们还有这个。”冈田手里拿着一枚做工精细的美玉,玉面上雕刻着一只形态柔美,跃跃欲飞的凤凰。与崇拜龙文化的中原诸国不同,地处水汽氤氲的南方风国则崇拜着高贵、神秘、超越世俗的凤凰。此外,衔着美玉的红绳上还串着一只胎色石绿,纹有蓝白相间的眼珠文的玻璃珠。

     “这是师兄的家物吧?”樱井说。

     “没关系,我们暂时先用它换些铜钱吧,有机会我再把它赎回来就好了。”冈田开朗地说着,却见樱井神色微微一沉。

     “不要了,我宁愿风餐露宿,也不要师兄你把你唯一有念想的家物给卖了去。”

     “这个......”冈田顿时语塞。“这个不是风餐露宿的问题,我们到现在连一间物品都没采购到,要是空手而归,会被辅教真人骂的。”说完,冈田偷偷瞥了一眼樱井。樱井看着十分介怀此事,他露出在他这个年纪少有的阴沉的神情。

     “师兄凭借家物至少可以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而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是师傅下山捡来的。”

       冈田轻柔地扶摸着樱井的小脑袋,“翔师弟其实不必太介怀,我们都是修道之人,七情六欲......”说到这冈田停顿了一拍,“我们迟早都是要放下的。”

       冈田带着樱井来到一家当铺门前,冈田手里紧攥着那枚巧夺天工的美玉,樱井则站在他身后,于心不忍地低下了头。就在冈田一只脚跨越门槛的时候,樱井一手拉住了他的衣摆,他回头见樱井正撇头看向一侧,他沿着樱井看向的方向看去,一个鼻青脸肿、浑身脏兮兮的少年正扒在墙上看着他们。冈田吃惊道,这不是方才向我们乞讨的少年吗?

       那少年趴在墙上左顾右盼了一番,貌似在确认没有危险后,他怯怯地朝着樱井他们走了过来,他手里攥着一只红色的佩囊,来到樱井面前后,他有模有样地将佩囊双手供上递给樱井。从他这一举止看来,冈田心想,他兴许来自一落魄的贵族。

       樱井也毕恭毕敬地从少年的手里接过他红色的佩囊,心怀感激地向少年说道,“谢谢你,你是为了帮我夺回佩囊才受伤的吗?”

      少年羞涩地摇摇头,“你看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少。”

      樱井闻言打开佩囊数了数里面的铜板,“谢谢你,一个铜板也没有少。”说完,他转身看向冈田,“师兄,这点钱估计我们很难完成辅教真人交给我们的任务了,那我们先给这为小兄弟买点吃的吧。”

    “辅教真人!”难民少年听闻“真人”二字,顿时瞪大眼睛,他情绪激动地攥住樱井的双手说:“你们是岚山弟子?”

       樱井与冈田相互一看,默默点点头。

     “太好了。”少年兴奋的大跳起来,但碍于身上的伤,他兴奋的行为得以收敛了些。

      见少年的突如其来的变化,冈田一脸迷惘的问,“怎么了?”

      噗通一声,少年突然双膝跪地,抱住樱井的双腿嚎啕大哭起来,惊得冈田樱井一顿手忙脚乱,连忙将少年扶起,慌乱中冈田提出当铺门前人来人往,三人先去前面客栈安顿,再好生详谈。

       冈田樱井虽皆修道之人,但见少年在粗茶淡饭面前也能摆出狼吞虎咽的架势,樱井不免受到这饭香诱惑,偷偷咽了咽口水,这一咽口水,他便想起了那只作恶多端的猫妖,一想起那只恶猫,樱井便气得咬牙切齿。

     “敢问这位兄弟的名讳?”冈田终于按耐不住地发问了,樱井心想,师兄估计也禁受不住这位小兄弟的饭相了。

      少年盯着冈田的脸眨眨眼,嘴里含着饭,含糊不清地说:“我的名字叫雅纪。”

    “咦?你的名字叫雅纪,那你姓氏是什么?”樱井侧首不解。

       少年放下筷子,煞有介事的说:“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樱井点点头。

        少年向冈田和樱井招招手,示意他们把头靠过来,他低声说:“我姓相叶。”

      “哦。”这是冈田樱井下意思的反应。

      “诶?”  相叶眨眨眼睛,犹豫了一会儿,试探地问,“你们已经知道了?”

      “我们知道什么?你的姓氏是相叶到底怎么了?”不明所以的冈田经相叶这么一试探相叶的身世更是一头雾水。

      “对啊,天底下姓氏相叶的大有人在,你姓相叶怎么了?”樱井附和道。

        看来他们是真的不明白啊,相叶嗫嚅着,将音量降得更低,“你们难道不知道‘相君变法’吗?”

       经相叶这么一提醒, 冈田恍然大悟,“你是风国令尹——相叶启的后人!”

     “嘘嘘,轻点声儿。”相叶急忙伸出食指抵在唇上,轻声说,“相叶启是我爹。”

     “等等,那个‘相君变法’是什么?”坐在一旁的樱井一脸困惑的问道。

       冈田看了看相叶,相叶默默地垂下了脑袋,很快冈田就读出了相叶眼里的伤感,“师弟,回去后我再和你解释吧。”

     “哦。”樱井鼓起腮帮子,识趣地点点头。

    “可是相叶一族不是早被风国七十二封君给灭族了吗?”冈田言归正传。

      风国是战国时代国土面积最为辽阔的国家,风国效仿榎王室将土地分封给有功勋的军臣,被分封土地的最高领袖被称为封君,封君集团相当于风国的贵族集团。这个时候的风国由于贵族势力过于庞大,贵族集团不仅怠慢政务、夜夜笙歌,还压迫百姓,搜刮民脂民膏,甚至对有助风国的改革良策也多加阻挠干预。

       面对这样的困境,风宣王感到十分苦恼,各国皆通过变法走向强大,而风国却越发走向贫弱,所炼仙剑的条件又极为严苛,需要消耗大量财力,即使仙剑炼成,真的能在关键时刻就能扭转乾坤吗?总不能把国家的命运维系在一个不确定的事物上。就在风宣王困顿之际,正逢客卿相叶启求见(ps:客卿是指外国来,投奔当地,效劳当地君王的有学识的人,士阶级的人。),在相叶启看来,此时的风国就是得了重病的马,死马当活马医,必须下猛药,那就是削弱贵族的利益,重新分配社会资源,调动全国人民劳动的积极性。风宣王认真的听着相叶启的建议,他阴沉的眼神,也逐渐被相叶启的言辞点亮。于是二人一拍即合,在风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相君变法”。

       相叶启的变法虽然较为严苛,他几乎剥夺了风国贵族集团的所有利益,但风国也在这场变法中日益摆脱贫瘠、初现朝阳。但相叶启一死,风国的变法也随之宣告失败。

      相叶一听闻“灭族”眼眶顿时通红,樱井瞧见他这副模样,心里甚是同情。好心安慰道,“那相叶君,你真是福大命大了。”

   “是,但是我相叶一门惨遭杀害的时候,我并不在国都,家父一听闻风王病故,便命家丁把我暗送出城,临行前还留给我一个锦囊。命我到岚山去投靠紫英真人,他说紫英真人只要一看到这个锦囊就会明白了。”

     “实不相瞒,紫英真人正是我们的师傅。可岚山并非何人都可进出的地方。”冈田以公事公办口吻说道。

     “没事,你们可以先替我把这个锦囊交给紫英真人,家父与紫英真人是世交,紫英真人见过这个锦囊后定会认得的。”相叶双手合十,“拜托二位了!”

     “可是,相叶令尹如此精明,应该早有预见风宣王一故,相叶一族便有灭顶之灾,可在外征战的他为何还要赶赴风宣王的葬礼呢?”

        再次被提及亡父相叶早已泪流满面,失声痛哭,他无奈地摇摇头,他也不明白父亲为何如此,甚至不惜牺牲相叶一族的性命。或许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在一旁看着的樱井也为相叶的惨痛的经历默默留下了眼泪,突然他脑子里灵光一现,他和冈田建议道,“师兄,不如我们把相叶君也带回岚山吧?”樱井恳切地看着冈田,希望能得到冈田的认可。

      “可是......”

       樱井见冈田迟疑不决,看了看沉溺在悲伤中早已泣不成声的相叶,他拉了拉冈田的衣袖,示意二人暂时回避,待二人一同走出客栈,他对冈田说,“师兄,你看相叶君多可怜啊,我们从小就是孤儿,从来不知父母之爱为何。但相叶君不同,他有父母,且深受父母之爱,可现如今和我们一样都成了孤儿,我们可以先把相叶君安顿在岚山边的小村庄里,等师傅将这个锦囊过目后,再决定要不要接相叶君进岚山,这样可以吗?”

        冈田仍有顾虑,可见樱井态度如此热切期盼的眼神,冈田实在不忍心叫他失望。他勉为其难地冲樱井点点。

      “太好了!”樱井也学着方才相叶的模样兴奋地大跳起来。

        冈田见樱井果真如此高兴,心中疑虑的阴霾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就这样,冈田与樱井用仅剩的钱采购了些生活必需品后,冈田带着樱井和相叶一同踏上了返回岚山的路上。在返回的途中,三人一路上欢声笑语,冈田也难得露出了本应属于少年才有的无拘无束的笑容。相叶虽性情憨厚,为人开朗,不光自己口若悬河,也擅长让他人侃侃而谈,他最喜欢围着樱井聊着聊那,就在他拉开架势,正准备夸下海口时,樱井忽然叫住了冈田,怔怔地看着远方,“师兄,你看!”

     “那是什么?”相叶也伸长了脖子向同一方向看去。

       只见旷野上荡起了滚滚尘埃,一批批疾驰的烈马奔腾而来,骑兵们一个个英姿飒爽,当先一柄大旗迎风招展,黑底旗面上是一只雄赳赳的凤凰。

    “那是风国的军队,怎么朝着岚山的方向奔去?”冈田神色凝重,低沉着嗓子说道。

       相叶听闻迅速窜到樱井身后,“他们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不会。”冈田断然道,“相叶一族在风国朝中的势力已灭,他们犯不着用这么大的仗势的来找你。”

     “这样啊。”相叶怅然若失的垂下了头。

       樱井见状,安慰他,“没事儿的,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小翔最好了!”相叶从樱井身后紧紧抱住樱井,喜极而泣。

       在岚山脚下的小村庄暂时安顿好相叶后,冈田携樱井一同上山,刚一上山,樱井便看到了之前见过的风国骑兵的骏马。樱井冈田面面相觑,这高大威猛的骏马让樱井和冈田心中皆充满了不安。

       不一会儿,樱井和冈田看见,往日一同与他们习武练剑的师兄弟竟然带上了桎梏,排成队,一个个哭哭啼啼、泣不成声,从山上下来,那些师兄弟皆是风国贵族子弟,怎么如今会落得如此下场,他们平日里虽依仗着贵族的身份处处为难平民弟子其中包括樱井,可他们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人,毕还是孩子,为何会受此对待,岚山的真人们呢?他们不管吗?

       樱井挣脱冈田的阻拦,他一步上前阻拦住领队士兵,问道,“为何抓他们,他们犯了何罪?”

        领队士兵一把推开樱井,气冲冲的呵斥:“哪来的的黄毛小儿,胆敢阻拦押解犯人的队伍,你该当何罪。”

       "慢着。"就在领队士兵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刀时,另一个看似比这个领队的士兵官阶还大的兵走了过来。领队士兵管那个人叫将军。那人说道,“修仙之地,切勿杀生造孽。”

       领队士兵应声退下,那个被称为将军的人对樱井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樱井翔。你为什么抓他们,抓我的师兄弟。”

     “樱井翔”,那人翻开一个卷轴看了一遍,“你不在名单里面。”

     “什么名单?”

     “这些人的家族犯了‘丽君之罪’。”

       后来樱井才知道,相叶的父亲利用风国七十二封君对他的仇恨,在风宣王的葬礼上扑向风宣王的遗体,七十二封君派来的刺客射出的箭如同飞蝗一般不仅射杀了相叶的父亲,也射中了风宣王的遗体。按照风国的法律,“丽兵于王尸者,一律处死,罪及三族。”

       相叶的父亲,不惧生死赶赴风宣王的葬礼,是为了置风国的贵族于万劫不复之地。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