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君的小豆丁

饭岚 红担

【ALL S】高岭之花 1

xgg    H小说家

nino   H小说编辑

利达   画家

润润    小律师

爱拔    大学实习生

最终有效CP在JS和NS之间, 《年轮》还会更的

——————————

一、心心念念的人

 

        一间宽敞的和室里挤满一群酩酊大醉的油腻青年,他们不是争前恐后地去抢那KTV前的麦克风,就是为争夺酒杯而打作一团,再不就是在社会混得不错的同学那儿高谈阔论,周围还围了一圈跟着鼓掌叫好的,总之这间和室是热闹非凡。

        “我说你怎么也来?”有些衣衫不整的二宫凑到坐在角落里穿着整齐的樱井旁边,不可思议的问他。

        “你不是也来了吗?”樱井干脆地答道。

       “别打岔,我还不了解你吗?同学聚会是什么地方?你一个刚辞职的无业游民,怎么会好意思来这种地方呢?”

        樱井没有回答,而是低头凝视着手里的空酒杯,他连上前讨酒的勇气也没有。二宫自然看出了他的窘迫,他到餐桌上找了一瓶还没见底的酒,拿来给樱井满上以后,他说:“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见到他吧?”

        樱井默默喝起了杯子里的酒,正好身边的门有了动静,酒还含在嘴里来不及下咽,樱井已经条件反射地抬头望向那扇正要推开的门,门被推开了,可惜进来的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他苦涩地咽下方才滞留在嘴里的酒水,跟着酒水缓慢流进他胃里的还有他的伤心的眼泪。

        “你心里应该清楚,那家伙是不可能来这种场所的。”二宫瞥了一眼暗自消沉的樱井说道。

       这时一个好事的同学瞧见缩在一个角落与聚会气氛格格不入的樱井和二宫,他拎着一个酒瓶晃晃悠悠地走到樱井和二宫的面前,惺惺作态地问道,“这不是樱井同学吗?怎么不上前热闹热闹,我们班里就属你最厉害了,三笠银行耶!那么大的大银行啊,就你小子能进去啊,那里薪资待遇很好吧。”他那高调的嗓音把所有醉汉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樱井的身上,说着他还用他那脏兮兮的手推搡着樱井。

       见樱井没说话,那个一直在高谈阔论的同学一本正经地向大家解释道,“小野寺同学,樱井同学前阵子已经从三笠银行辞职了,你就别说这些话刺激樱井同学。”

        二宫瞧见他说这话,不禁嗤之以鼻,“你们是存心想让他难堪吧。”

       小野寺一脸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他用尖涩嗓音夸张地大叫道,“辞职!为什么?别人都羡慕不来的工作,你竟然辞职,你是傻了吗!”

       小野寺话刚一出口,有的同学马上着意识到气氛的不对,还没醉的同学连忙上前拉开那个好事的小野寺,和事老的同学也赶紧打圆场“喝醉了,喝醉了,别往心里去。”他们见樱井好像并没有生气,然后开始岔开话题,“二宫同学好像很久也没见了,听说你在出版社做得不错啊?”

       二宫刚想礼貌地回应几句,就听见有人不怀好意地小声嘀咕着,“不就是H小说的编辑吗?”

        二宫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最近热映的电影就是根据我们社出版的小说改编的!我们社还因此大赚了一笔呢!”

        那个人也不甘示弱,“又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有什么好骄傲的。”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这么说对得起你那些年打过的飞机吗?”二宫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了场上一阵哄堂大笑,那个同学吃了瘪,借着酒劲儿冲上前去揪住二宫的衣领,樱井也终于不再无动于衷,他和其他和事老一起企图去拉开二宫和那个同学,就在一片分清你我的打斗中,二宫他竟然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果然,他来了,他们都深知彼此不喜于这样的场景,可他还是和樱井一样都是想着碰碰运气看着能不能见到对方。然而他转身离去得太快,樱井由始至终也没有看见他。 

       樱井搀扶着喝得醉醺醺的二宫,两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在大马路上,在他们等出租车的时间里二宫问他有没有打算跟着他一块干。

     “什么?”樱井一脸疑惑。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想当作家嘛?”因为酒精的作用二宫说话有点不利索。

     “我看你真是醉了,你不会是要我写H小说吧!”樱井一脸错愕的盯着二宫的脸,要不是出租车来了,他真想一甩手把二宫扔到一边。樱井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二宫塞进车后座后,正打算转身离开时,二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别把我一个人丢下。”明明知道二宫是喝醉了,可他说话的口气怪像是在撒娇一般,樱井只好无奈地跟着坐上车。

       在车上二宫还是坚持劝说樱井,“我说,你之前给我的小说我给同行看了,不是H哦,是正儿八经的文学编辑和作家,他们都说写得不错,可是不会受欢迎,这个世上有一部《半哔-直树》就够了。”

      “难道一部作品的好坏就看它是否受欢迎?”樱井反问道。

       “不是,但作品受欢迎的作家才不会饿死。”二宫一本正经地说完后,他见樱井没反应又接着苦口婆心地说,“你都大半年没收入了吧?你又不肯接受你父母给你找好的工作,竟然想追求梦想,好歹得吃饱饭才有力气去做梦吧。”

        二宫的话令樱井有些无言以对,但他依然质疑道,“难道H就会受欢迎吗?”

      “会比较容易赚到钱。”二宫字斟句酌地回答他,“你就当是练笔呗,写出名气后,正好还有些积蓄,再写你喜欢的小说不就好了。”

       樱井没有说话,他的心里还是十分抵触这类题材的,他真想对二宫不屑地说,“你把我当什么了。”可这话樱井实在说不出口,毕竟他也曾捧着自己那自我感觉良好的作品到处碰壁过。

       扶着二宫来到他的住所后,二宫有气无力地摊在沙发上,他让樱井把电视打开,他说家里太安静了,打开电视热闹热闹吧,反正你一会儿就走了。樱井照二宫的指示做了,可当他打开电视机的那刹那,他怔住了,他心心念念的人竟然出现在新闻节目里,那个曾经在校园里的小恶霸、那个学习成绩差到全校垫底的人,那个他曾经最看不起的,在他最美好的年纪与他水乳交融的人,竟然……樱井因震惊过度而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里他最熟悉的身影,一个背着棕色双肩背包,身穿深蓝色西装、上装还别着律师徽章的男子站在裁判所门口被一群记者簇拥着,他向世界大声宣告,“我们有证据证明山本先生不是真正的凶手!”闪光灯下的他是那样的迷人,匡扶正义、维护公平的他是那样的闪闪发光,他大义凛然的魅力隔着交错时空的屏幕依然能深深震撼到他的心灵,他已经成长为出色的大人了。

        还记得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因为工作任务樱井不小心错发给松本有关银行业务的短信,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分手,而那个时候在准备司法考试的松本也比较穷,哪知他二话不说就跑到樱井所在的柜台。那是两人分手以后第一次见面,隔着柜台的玻璃,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尴尬无措。可从那以后,他们再没有见过面了。

        “那小子在斑目律师事务所的刑事部门,最吃力不讨好的部门,看来他始终没有忘记调查他父亲的死因。”樱井的背后不知不觉地响起了二宫的声音,“这人真是奇怪,他当初那么恨他的父亲,总说他父亲不在乎他,可他现在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他的父亲吗?”

        樱井一声不吭地把电视机关掉后,离开了二宫的家。一个人迎着冷风走着的樱井,真希望那阵阵不解风情的冷风能将他心底里残存的对松本的爱意也一起吹熄吧,不过,现在的他有点不明白他对松本的到底是残存的爱意还是嫉妒了。

         一年后,樱井luo这身子躺着大野面前的沙发上,可能是喝点酒的缘故,使得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涣散迷离。而当那样的眼神望向大野时,大野竟一时有些把持不住。

       “sho酱,我昨天对着你的luo画自慰了哟。”

       樱井听后扯出一抹邪魅的笑,“那你可得把这副画给藏好,别教坏小孩子了。”

       大野听后放下手中的画笔,他单膝跪在樱井的面前,用沾了颜料的手轻轻抚摸樱井的脸庞,“sho酱真色气啊,我有些忍不住了,你可以……”

       “不可以。”大野还没说完,就被樱井打断了。看着大野失落的神情,樱井不禁握住大野悬在半空中的手,将他的手重新放在他脸颊上,并用他的脸颊蹭了蹭那布满茧子的手掌,对着那粗糙的掌心温柔地说:“对不起satoshi,我还没有做好接受除了他以外的人的准备。”

       这时意气风发的二宫突然来到了大野的画室,他一推开门就看到樱井赤身(哔)(luo)体躺着在沙发上还摆出一副妖娆的姿势供大野画作。二宫当即调侃道,“你们俩为了工作也太拼了吧?”说着二宫随手拿了一张毯子给樱井盖上,大野一看就急了,“你干嘛呀,我还在画呢?”

       “你拍张照片不就行了嘛,我是怕你硬了。”     

       “你懂什么?别瞎说。”

         大野这话可把二宫给气着了,二宫立刻叉开脚,摆出一副神气的模样,“我说我好歹你们俩儿的金主吧,sho酱的写作,还有你的插画,不都是我帮你俩张罗来的吗?你们就这么对我,来了也不给我端杯水,让个座儿之类的,还给我一副臭脸看。”

      “插画是我好心好意帮你的好吧,我除了插画还有办画展的工作要忙呢。”

       “那你不是也拿了插画的钱?”二宫不动神色地反问大野。

       “钱……有钱大家一起赚不是你说的吗?”说完大野抬头看着二宫讪讪地笑了笑。

       “不过,我倒是为了寻求灵感才来给satoshi当模特的。”樱井心不在焉地说着,说完他看了二宫一眼后掀开盖在他身上的毛毯,就这么光溜溜地走进了大野的里屋。

        二宫悄悄指了指樱井,“他怎么了?”

        大野皱起眉头,心情凝重地说:“他最近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对了,他不是有作品才入围那个什么奖吗?”

        二宫叹了口气,“入围了可并没有拿奖啊。”

       “sho酱说他写不出来,什么都写不出来。”说完大野忧心地看从里屋穿好衣服出来的樱井。

       “正常,谁都有瓶颈期的时候,很快就会过去了。”二宫拍了怕樱井的肩膀宽慰他道,“我们去吃饭吧?”

       一提到吃的,樱井就来精神了,“那我们去大野常去的那家烤肉店吧,我好久没吃烤肉了。”说着樱井咽了咽口水。

       一来到饭桌上,樱井的吃货本性就爆发出来了,他大快朵颐地吃着,全无了方才所谓的“心情不好”一说,二宫坐在身边一边帮他烤肉,一边劝他别吃撑了,樱井吃呛到的时候二宫还连忙给他递上水,甚至把水喂到他嘴里去。这一年以来,二宫作为樱井的编辑,确实在工作生活上帮了樱井不少忙,可有时候二宫无意间对樱井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却叫大野心里不是滋味,可只要能看着大伙儿其乐融融地坐在一块儿吃饭,大野心里就倍感欣慰了。这时候新闻里开始播报斑目律师事务所正在调查一件10年前的少女诱拐杀人事件,而那个事件的主人翁正是松本的父亲。一听到这个消息,樱井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把周围的人都给吓了一跳,二宫和大野似乎也早已习惯一般就这么默不作声坐着。

        心里一直被封藏好的平静就这么被一下搅动起来,他连嘴里的肉也忘了咀嚼,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烤肉店里的电视屏幕,他在等,等着那个,哪怕是一闪而过的身影,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到可以鼓起勇气堂堂正正地站在那个人的面前,可是……他到现在还是一个为了谋生、令人耻笑的H小说家,他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松本啊,樱井唯一的一部入围的奖项的作品就是樱井以松本为原型写的,可惜那部凝聚了他全部心血的小说并没有因此名声大作,松本也应该永远不会知道他为了他写了一部小说吧。

       樱井还是没有在电视机里看到有关松本的画面。那原本欢声笑语的晚餐时光也在三个人的沉默中流逝。如同嚼蜡一般的晚饭后,樱井和二宫两人走在回家的道路上,二宫一路上都在尽力讲些笑话逗樱井开心,他们甚至还回忆起过去在学校里发生的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糗事。樱井一直都认为二宫是一个段子高手,还在学校的时候二宫就是松本的第一马仔,当然说马仔是玩笑话,当时的二宫可是松本最铁的哥儿呢。樱井是通过松本才认识的二宫,那个时候的二宫因为幽默风趣且会变魔术吸引了不少女孩子,和二宫谈恋爱的女孩子几乎都是各高校的校花,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二宫就再也不谈恋爱,一直到现在。

      “哇,你看烟花啊。”二宫指着天空兴奋的大叫着。

        开阔的夜空却只有几朵烟花突如其来的绽放着。

      “今天怎么会有烟花啊?”看到美丽的烟花樱井也跟着兴奋起来。

       在绚丽的烟花的映衬下,樱井转头看向二宫洋溢着笑容的侧脸,心里不禁感慨道“像个孩子一样”。周围的情侣们纷纷拿出手机自拍留念,这时二宫也提议他们要不要也自拍一张,樱井同意了。可当他们要拍照时,烟花就这么转瞬即逝地消失了。

     “好可惜,这么快就没了。”二宫看着手机没有烟花作为背景的两个人的合影,感到有些惋惜地说着。

       终于走到一处有交通信号灯分叉路口了,二宫和樱井也要就此别过了,就在二宫过马路的时候,樱井突然叫住了二宫,“nino!”

       听到樱井呼唤的二宫赶紧走回来,二宫看着樱井有些紧张地说:“怎么啦?”

      “上我家再喝一杯吧?”樱井嗫嚅着。

        二宫有些诧异地盯着樱井的脸,樱井眼睛里闪动的光芒仿佛暗流涌动、汩汩地升涨着。嗒嗒嗒,信号灯开始倒计,二宫一言不发地看着樱井的脸,可视线却随着倒计时声响慢慢地从樱井脸上移开,直到信号灯变成红色的时候,二宫才言辞闪烁地说:“已经不早了,再去你家喝酒会赶不上末班车的。”

      “啊。”樱井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眸。

        嗒嗒嗒,红灯的倒计时开始了,樱井的脚就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他沉默地站在二宫的面前,直到绿灯再次亮起,二宫淡淡地说了句,“下次吧。”就转身离开了,樱井看着二宫离去的背影良久,二宫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回到家后的樱井,灯也没开,一个人惆怅地靠着门,像脱线的木偶一样贴着门缓缓地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他将自己整个人融进寂静的黑暗中。看着对面的万家灯火,樱井仰头叹息,“看来,对nino来说,那也已经过去了吧。”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狐狸君的小豆丁 | Powered by LOFTER